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原耽】没有名字的短篇

#不知道咋就产生的脑洞#

7:43a.m.

“早上好Chris,我是你所购买的智能AI男友,你可以叫我Adam,合约有效期为24小时,即时起生效。”

我注视着面前看上去有些被吓到的年轻人,根据身体数据分析显示,此刻他上肢肌肉绷紧,手臂试图做出防御姿势,而面部表情却属于惊喜范畴,具体表现于直径放大3毫米的瞳孔和颊肌皮下血管扩张导致的面色发红。数据分析结果提示此刻我应该将手抚上他的左脸,起到安抚这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的作用,以及资料库显示他更趋向于左侧肢体接触,所以被拒绝的可能性低达11.3%。

于是我这么做了,对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男人,“很高兴认识你。”


10:45a.m.

“我不得不说,在只有一天时间内去游乐园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将站在身旁人的手揣进自己风衣的兜里,初春还带着寒气的风吹着衣摆,不用调看数据就知道他是感到有些寒冷的,因为被自己攥手掌心中的指尖还在发凉。

“你要知道在经历了一天游乐园项目之后之后,你可能已经没有体力再去尝试晚上的项目了,”我扭头冲人眨了个眼,嘴角扬起的是公式推导中此刻最合适的角度,凑近人身边亲吻上嘴角,“我敢保证,晚上的项目更加精彩,毕竟我的身体机能都是完美的。”

他看上去有些生气,数据显示中分辨不出他爬上耳尖的绯红是属于气恼还是羞怯,毕竟他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还很用力的瞪了我一眼。

但我猜他没有生气。


2:57p.m.

将一瓶拧开的矿泉水递到他手中,一只手轻轻顺着他的后背,以他觉得最舒服的频率和力道。

“别逞强了,早就说过过山车不适合你。”见人缓过了劲,亲了亲他刚清洗过的吐过的嘴,冰凉的水珠还挂在唇边,嘴唇很软很凉,我检测到安置在胸腔左侧偏上由电线和数据神经组成的模拟心脏跳动频率短时间内增快了五秒。

这是不可能的,我迟疑了一下,难道是为了全面模拟人类反应,连心跳频率变化都设置了?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我的资料库里并没有储存“Chris坐过山车回吐”这一项,记忆库里也没有显示我曾说过“过山车不适合Chris”这一句话。不过这可能只是我的系统将这类太过细微的记忆当作垃圾清除了,我没必要再多想。

“回家吧宝贝儿,做些别的更有意思。”我坚持不懈的提议,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他,根据数据显示,此次提议成功率高达89.7%。

但是他看上去又生气了,推开了我试图揽他腰的手臂,径自走远了。他走的方向是出口,数据显示是不会出差错的。

所以我猜他并没有生气。

等等,多少次我用了“我猜”这个词?


7:23p.m.

收紧手臂将躺在臂弯里要睡不睡的人固定在自己怀里,床边透过窗帘缝可以看到窗外已经黑了,我低头给了他一个恰到好处的舔吻,鼻尖与侧脸亲昵的在他下巴颈脖和肩窝处轻蹭,宛如一对彼此亲密的模范恋人。

藏在被子下一丝不挂的躯体仍然纠缠在一起,他的脚尖正抵着我的小腿肚,那有些天生冰凉的脚趾前不久还在这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中舒服地悬在空中蜷缩起来。

根据整个过程及此刻的反馈,他的满意度至少有93.8%,但对于这个已经不需要被改善的结果我并不感到满意。我的那6.2%究竟是怎么失去的,我想给他一个100%完美的性爱,如果不能,这个事实让我感到抓狂。“抓狂”,我不知道是否该用这个词,也许该用“抓心挠肺”或者“郁闷不安”来形容更为恰切,但是不能,因为我的心脏只是电线和数据才对。可能只是我作为AI的自负,毕竟我数据库的情话测试是完美。


刚才他似乎总是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却好像在尽力吞去另一个人的名字,我以为看向自己的眼神是看着别人,但仔细分辨又像是要狠狠将我的样子刻在脑海一般。

但他不必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我当成某个人的替身,我可以理解,AI男友不就是为这类人的需要才诞生的吗。

但我始终没法确认,我们之间还有第三个人。

我们一直相拥着躺在舒适的床上,直到他的肚子发出了饥饿的信号。


11:15p.m.

“晚安,我亲爱的。”

按了按遥控器把播着广告的电视关闭,低头亲了口窝在自己怀里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的人,抱着人走进了卧室,替人小心地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

同样的姿势环抱着人,黑夜里借着暗淡的月光依靠着极高分辨率摄像头做成的双眼观察着眼前似乎熟睡的人。
“我没有告诉你,我的生命其实只有一天。还有十个小时之后我就会被重新编写,我就不是我了。”这句话无比顺畅的从我安装在喉部的人声模拟麦克风传出,似乎是没经过思考——我是说‘数据分析’,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任何目的,甚至都没有后果可能性对比,但却流利得像我曾反复说过无数次,编辑又播放过无数次。“这么一不小心,就陪你过了我的半辈子。”

“不是,”突然怀里的人开了口,皱着眉心煽动着睫毛试图睁开困得沉重的眼皮,可能是我的音量没有控制好将人吵醒了,刚想拍拍人后背哄他接着入睡,但他继续说了下去,“是你陪我过了我的半辈子,你的生命也还长。”

他说话很含糊,困得迷迷糊糊,前言不搭后语,咬字又不清晰。我没有听懂,在我的数据库里搜索不到任何能够解释的资料,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所以我把它归到了梦话。

“你还是你,不论怎么重新编写。”

他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零零碎碎的呓语,我又认真等了很久,但只等到一片平稳的呼吸,他睡熟了。

我还是没有听懂,所以我把手掌轻轻抚上他的后背。

“晚安,我亲爱的。”


7:44a.m.

“早上好Chris,我是你所购买的智能AI男友,你可以叫我Adam,合约有效期为24小时,即时起生效。”

我注视着面前这个年轻人,额头上有点汗说明他刚运动完,但下肢肌肉没有运动后的现象,倒是手臂肌肉紧绷,也许是举杠铃俯卧撑这类的上肢肌肉锻炼,但他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接微屈,可以看出他前不久才长时间进行指尖运动,而大拇指侧即使认真清洗过仍然残留黑色机油表明,他应该是在维修某些机械。

“叮——”突然他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有些歉意的冲自己笑了笑后接起了电话。敏度极高的声音捕捉系统让我听到了“还是没成功?”“你放弃吧”“他是个失败品,早该报废了,就你还固执不放”“你陷太深了”等等之类的话从电话另一边传来,而面前的男人只是笑笑地答应。对方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又咬牙切齿。

“该报废的失败品”,他们应该在谈论男人刚才维修的机械,他应该对那个作品很是有感情,他用了“他”去形容那个机器。但这不关我的事,不是吗。

我等着他将电话挂掉,注视着他的眼睛,数据分析显示,此刻我应该用手去抚摸他的左脸,被拒绝的可能性低达11.3%,理所应当的该去做的一件事。

于是我这么做了,对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男人,“很高兴认识你。”

END

评论
热度(29)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