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伞修】天劫(1)

*强强, 长篇, 佣兵paro,架空现代,慢热,糙汉风




*全员向,主伞修伞,副周江周,喻黄喻,双花,韩张其余基本无cp向




*全文回顾请戳TAG 伞修《天劫》




====================








     第一章






     十三年前。



     亚热带地区的森林不比热带雨林好上哪去,上有叫不上名字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脚边还有长着倒刺的灌木丛林,还要提防凶猛野兽,但最为可怕的是青绿色或是艳色的剧毒小蛇。



     中缅交界的深山森林里,一个莫约十三四岁的少年正背靠着一株古树树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背上背着一个比他半个人还大的,却已经破损不堪的登山包,脚上的登山专用牛皮短靴踩在森林的烂泥里,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少年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贴在头皮上,两颊额头鼻梁上都沾满泥渍,为了防止不被枝条挂上以及被蚊虫叮咬,少年身上的长裤和夹克将他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又是夏天又是靠近热带,早已经热的满头是汗,面上汗水冲过淤泥,留下一条条汗迹。



     森林里的湿气和少年自身的汗水,早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全都浸得湿透透的,这种潮热湿气很容易侵入人体,长期接触就会使关节严重受损。尽管再小心,少年的左手还是被划伤了一道小口子,是被不知名的植物倒刺所伤,尽管伤口很小,但少年还是立即将伤口里的淤血吸了出来,再撕下一小条布料草草包扎了伤口。



     再仔细看,少年怀里抱着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保护得非常好的女孩,大约是八九岁的样子。女孩面容干净清秀,正缩在少年的怀里浅眠,但从苍白的脸色上来看,女孩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再加上一个八九岁的女孩,独自两人出现在中缅边境的深山老林里,而且这少年生存能力却强过一般人,要是有人能看见,一定会又惊又疑又怕。




     苏沐秋喘了两口气后努力平定了下骤急的心跳,又屏息凝神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暂时没有危险后,才缓缓靠着树干蹲坐下来。将怀里的妹妹苏沐橙靠在身上,两手松开了力气活动了一下,不敢吵醒好不容易有点睡意的妹妹,担忧又宠溺的目光看了几眼,然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疲惫至极的闭了闭眼。



     陷入这个森林里已经有三天了,虽然当时逃跑时尽可能的做足了准备,但还是难以抵抗原始森林所带来的毁灭。当时因为逃跑匆忙,比计划里的日子早了一天零三个小时,包里的食物没有带够,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吃两天的量了。而且他们的运气也是够差的,就这三天,就遇到了不下五次的野兽袭击,再一次躲避野虎的时候,将他们唯一的现代化工具--军用指南针,给弄丢了。苏沐秋当时特意折返回去找了好多遍,最终还是只能放弃了,接下来的路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没有放松两秒钟,苏沐秋又睁开眼睛,从裤腰后掏出了一把普通的手枪,在衣服上找到了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擦了擦枪身,手指顿了顿,还是取出了弹夹。只剩最后一枚子弹了,苏沐秋用手指擦试了一下铜制的子弹,然后手指一收,将子弹塞进了短靴外侧。再把已经空了的弹夹装回枪里,把手枪别回了裤腰后,反手一摸从身后的背包里抽出了一把通体黑色的短匕首,小幅度试了试手感,然后再将匕首固定在方便瞬间取出的位置。



     在森林里,看不将天空,苏沐秋身上也没有任何几时的工具,对于时间的敏感在森林里早就混乱无章,苏沐秋只好靠记行进的公里来估算时间。没有喘上两口气,苏沐秋又强迫自己站了起来,抱紧了怀里的苏沐橙,继续朝着一个方向走着。没有了指南针,就一定要找到水流,今天天黑之前,一定要走到河边,所以不能停,一定要走出去。



     饱受了三日的折磨和挑战极限的跋涉,苏沐秋的步子都是虚的了。途中苏沐橙又被惊醒了,死活不愿意让哥哥抱,不愿给苏沐秋增加负担。苏沐秋拉着苏沐橙,扶着树干,踩着泥泞,避开禽虫兽蛇,艰难的往前走着。



     不知不觉到了黄昏,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苏沐秋刚想找个避风的安全的地方过夜,就感到苏沐橙猛的捏住自己的手,瞪大了双眼,脸上压抑不住的惊喜,指着不远处叫到:




     “哥哥,看!河,那是河!”




     苏沐秋连忙眯着眼看过去,果真有亮晶晶的反射着阳光的东西,还有着微弱的流水声。好像瞬间注入了新的一股力量,苏沐秋两人卯足了劲接近那条河。




     果真是一条流动的河流,而且根据深度和宽度来看,还是一条主要的河源,不用怕河水会断在森林里。




     苏沐秋脸上的笑容还没笑开,就听见河岸边上的矮灌木丛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以苏沐秋的直觉判断,一定是有什么体型不小的生物藏在里面。




     几乎是一瞬间,苏沐秋下意识的抽出了固定在腿部的匕首,一手将苏沐橙护在身后,扎着步子一点一点朝声源的灌木丛靠近。苏沐橙也仿佛感受到了她哥哥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所带来的压迫感,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小手捂着嘴跟在苏沐秋的身后。




     靠近了灌木丛,缠着布料的左手缓缓伸出去,这样的话,在拨开灌木时如有危险,握着匕首的右手可以第一时间进行攻击或防御。




     心脏在拨开灌木的那一刻骤停,条件反射抬起就要落下的右手,在看到了灌木丛里的那个陌生少年的身影时,堪堪停住。



     是的,一个陌生的少年,大约是和苏沐秋一样大的年龄,脑袋的右额角被撞破了血,衣衫同样泥泞不堪,残破的袖子露出的皮肤被划出了好几道血痕,有几道伤口的周围已经扩散着污紫色,少年已经昏迷了,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滴着血的短刃军刀。




     苏沐秋已经忘记了当年第一眼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但不外乎肯定是震惊和怀疑,也有发现暂时不是危险生物的松一口气,可能也有那一瞬间的莫名心跳加速。



     所以,在苏沐秋和苏沐橙身陷原始森林的第三天黄昏时分,他们不仅找到了水流,找到了走出森林的方向和希望,也遇到了那个在他们生命中不可磨灭不可代替不可消失的,极为重要的那个少年。






     TBC


====================


第一次挑战长篇,第一次挑战糙汉风大架构的正剧,我会尽力,也请多包涵,求不嫌弃。



然后预警一下,文里有原著人物为反派角色,不知道大家接受得了不?



因为我是一个懒得写大纲的boy,所以剧情走向我也说不准,基本是全员向,主剧情的那种。


评论(2)
热度(36)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