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Drarry】YOUTH 03

*哨向AU,学院风

*温馨治愈,HE




Rubeus Hagrid,那天在礼堂里揉了揉Harry头发的高大男人的名字,这是后来上了两星期学,Harry才知道的。


对于哨兵和向导的世界,Harry一直是充满好奇的,而Hagrid是他唯一能跟那个世界有点接触的。


Hagrid是个丧失超强五感和特殊能力的一个哨兵。这个是霍格沃茨力众所周知的秘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可以整天在普通人的学院里晃悠。


普通人学院,哨兵学院,和向导学员是三个完全隔开的区域,尤其是普通人隔得更远,与另外两个学院被一条蜿蜒的河分割开来,河的这一岸有个小木屋,Hagrid就住在那里。


Harry再次见到Hagrid还是两个多月后的事了,那是个初冬的十一月下旬的一个傍晚。


伦敦的冬天很长,来的也很早,但那天之前是还没有下雪的,只是刺骨的寒风冷嗖嗖地灌进衣领。Harry、Ron还有那个一头卷发的同级女孩Hermione刚放完学,正走在去河边的路上——那里有片小树林,他们的生物课上有个作业是制作一个植物标本书,他们打算趁现在大雪还没有覆盖完全伦敦,先把树叶小草收集一些。


正聊着天弯着腰捡树叶时,Harry突然感觉到手背上一凉,接着是鼻尖,接着是搭在额前的发梢,一碰到皮肤便化成了水的雪花慢悠悠落下来。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带着冷意也带着悠闲。Harry心情莫名的愉快了很多,可能初雪这个词就带着独一份的魔力。


雪没有给多少他们欣赏的时间,很快便从小雪花进化成了鹅毛大雪,毫不吝啬地卷着呼啸的风穿梭在树林间,Harry赶紧捂起衣领,加快了收集落叶的速度。


天很快也黑了,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这么早,冷风吹得三人好几次踉跄。Hermione扬声招呼,决定赶紧回宿舍去。


刚穿出小树林,不远处就是那条河,河对面高耸的围墙后的建筑中透出星星点点的暖光,宛如另一个世界。树林边缘的那个小木屋也从窗户中透出了微弱的光线,正好照清Harry他们回去的道路。


而正当他们准备快步离开时,小木屋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了,走出来了一个庞然大物,巨大的身躯直起身来时将整个小木门都挡了个严严实实。


逆着光,Harry他们都分辨不出那个巨大的身影是恶是善,条件反射的想要尖叫一声扭头逃跑,结果便听到身影发出了浑厚又有些沙哑的声音,“进来吧,暖暖身子,”好像见到这三个小孩惊疑不定的样子,便又加了一句,“我是Hagrid,守林人。”


等到三个冷得瑟瑟发抖的小孩排着队走进小木屋,他们才发现这个在寒冬里隔绝于世的小木屋里却是很温暖,Hagrid高大的身躯挤在小木里走动,给他们三个倒上了杯热茶,还找来了三条很怀旧的毛毯给他们披上。


“这雪下得真不是时候,你们也没穿多点。”Hagrid也在桌子旁坐下,看眼面前三个缩头缩脑的小孩,露出个善意的笑容,主动开口道。


“其实也还好,我们只不过不知道今天要下雪,但下雪之后,总是挺美的。”Hermione捧着茶杯,落落大方地率先接话。


Hagrid表示赞同,又看了看窗外持续加重的大雪,“今晚这雪会越来越大的,看来你们不好回去了,从这回到宿舍那边,还是有段距离的。”


四人都面露难色,扒在窗户边上试图看清远处大雪深处的情况。


“要不你们今晚就留在这吧,明天一早雪应该就停了,”Hagrid又揉了揉Harry的头发,“正好,我刚烤完个蛋糕,够我们一块吃了,还没出晚饭吧你们。”


于是那个晚上,Harry他们便留宿在了看上去狭小破旧实际上温暖有趣的木屋里。


“Hagrid,你是哨兵吗?”Ron嘴里还没咽下去一口蛋糕,终于问出了这个大家都好奇但又有些胆怯开口的问题,“但是你怎么会失去那些超级感官呢?”


“我是……个哨兵,”Hagrid愣了一下,但也没有不悦,神情中有些怀念,缓缓的开了口,“是我自愿毁掉自己的感官和精神力的。”


“为什么!”


“你可以给我们讲讲哨兵是什么样子的吗?”


好奇心让Harry脱口而出,感觉自己也许有些冒犯了面前这个大高个,但再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睁着双眼仰头看着Hagrid。


Hagrid看了几秒Harry,再扫过另外两个同样满脸好奇的小伙伴,久到Harry以为他是不会讲了,才慢慢开口。


“哨兵,是跟向导密不可分的。”


“我们现在生活在哨兵向导跟普通人一样,自由且开放的时代。但是两百多年前到三十年前,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哨兵和向导,是没有自由的。”


“那时的哨兵和向导,都被一个叫做伦敦塔的东西控制,我们也不知道伦敦塔是什么,可能是一个组织,可能是一个器物,也可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但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就是一个精神体,极其强大和有野心的精神体。”


“伦敦塔所控制下的哨兵和向导是没有任何权利的,塔不断的要求哨兵和向导发起战争,执行任务,还强制要求两个哨兵向导结合,直至一方死亡,有强行将结合断开,把幸存的一方又投放在别的战场上,与别的哨兵或向导结合,给塔无限的最大化的贡献。”


“没有人是开心的,人们无法自由恋爱,每天要面临失去生命,没有时间去悲伤,也没有时间去反抗。而哨兵和向导都偏偏有致命的弱点,哨兵的感官太强大了但却没有足够的精神力去保护自己,而只有塔能给那些还没有向导的哨兵提供精神保护,而向导的精神力也太强大了,没有塔的引导很容易造成自我的精神混乱,也正是因为如此,上百年来哨兵和向导才生活在塔的控制之下。”


“直到二十年前,一个黑暗哨兵诞生了。他同时有着哨兵的感官和向导的精神力,他不需要依附任何人,也不需要塔。其实一开始他,他是个很善良也没那么多心思的人,他一直服从着塔的命令,尽管他跟别人都不一样,他不需要听从塔的话。但是,所有的转折都发生在十三年前,他爱上了一个普通的女性并决定跟她结婚的那一刻。”


“塔想要一直控制着他,于是强行将他和已经怀孕的妻子分开,并把他带回了塔里,试图强行让他跟一个向导结合。暴怒和惊恐之中,黑暗哨兵逃走了,他摆脱了塔的控制,带着妻子四处奔波逃亡,一开始他只想找个没人知道他们的地方隐姓埋名地生活。”


“可是塔不依不饶,组织了他控制下的大部分哨兵和向导对他进行大规模的搜捕。不过,这也激起了很多其他渴望自由的哨兵向导,越来越多试图摆脱塔的控制的人凝聚在了一起,他们叫自己……那真是个黑暗的时代,也是一个破晓的时代。”


“我的向导……我的伴侣就是那个时候死亡在跟塔的战斗之中的,她是一个平时大家都觉得柔弱的向导,大家都觉得向导除了能安抚哨兵的精神世界,并没有别的作用了。可是她死的时候,是她和几个向导一起,给我们所有人筑起了坚不可摧的精神护罩我们才得以存活,她保护了我们所有人,除了她自己。”


“她跟我说,让我再去找一个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向导,她死之前主动切断了跟我的结合,她说,我得找一个向导去疏导我的精神世界啊。但是我没有,我没有听她的话,战争结束之后,我自己封闭了我的精神世界,尽管它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我毁掉了我的精神体,自愿放弃了所有身为哨兵的能力,我只想成为一个普通人,我只想要她。”


“后来,塔的控制被瓦解地支离破碎,分崩离析,但是塔最终还是发现了黑暗哨兵的藏身之处,那时他的妻子已经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所有人都没能预料到塔最后的攻击,塔凝聚了全部的精神力,直接将黑暗哨兵的精神世界撕得粉碎再无救治的可能,所有人都绝望了。”


“但是他的妻子,悲痛欲绝的,身为普通人的妻子,突然爆发了强大的及其破坏力的精神爆炸,塔的精神力被击碎,而她也随之消亡了。”


“后来,我们在他们藏身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小男孩,裹着被褥脸贴着墙睡在角落里,微微发红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却睡得很熟。”


“我们把他带了回来,送去了他的亲戚家里,我们也不知道他最终会不会成为一个哨兵或向导,或者再一个创造奇迹的黑暗哨兵,但我希望,他能一直是个普通人。”


时间过的很快,Hagrid讲得断断续续,时常陷入自己的回忆忘了开口,但Harry他们也听呆了,没有人打扰,等到Hagrid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面前的油灯已经几乎烧尽了。


Hagrid连忙起身又点上了一盏油灯,并给他们铺好了床,又用几张凳子搭了个简易的小床,催促他们睡觉。


但Harry他们显然陷入了震撼中,几度欲言又止,最终Harry问了一句,“那,那个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


Hagrid停下手中的动作,直起身来面部柔和了下来,“他很好,跟你们一样大了。”


“那他也在霍格沃茨吗!他是哨兵吗?还是向导?”


“我不知道,也许他在普通人的学校,也许……”Hagrid转过身,看着一脸兴奋和好奇的Harry,眨了眨眼睛,“他在我们当中。”






TBC


评论(1)
热度(34)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