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Drarry】YOUTH 02

*学院AU,哨向设定

*温馨治愈,尽量一周双更





后续的开学典礼上又讲了什么,Harry已经记不清了,等他再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跟着大流走出了礼堂,McGonagall教授带走了已经觉醒成哨兵和向导的新生,并把剩下的普通人分成了几个小组。


Harry跟在队伍中间,领头的是一个四年级的学长,也是个普通人,正带着他们走去宿舍楼。其实Harry此刻内心是带着隐约的雀跃的,像是没人发现下沾了点小便宜:他跟新朋友Ron分到了一个宿舍组,并且跟那个讨厌鬼Malfoy的宿舍隔得十万八千里。


“讨厌鬼Malfoy”是刚刚一路上Ron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补充说明并夹杂着对Harry“你刚才那句话实在是太帅了”的高度赞扬后,Harry点了点头做出来的总结性称呼。


他们的宿舍楼是一幢三层高的小别墅,走进大厅时Harry的呼吸明显一滞,Ron也闭起了滔滔不绝的嘴巴。整栋房子都是暖洋洋的红色调装饰的,休息厅的容色绒面沙发,砖墙上挂着的有着刺绣图案的红色壁挂,地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甚至还有个还没有烧着柴火的壁炉,就像置身于上个世纪的古老庄园里。


而当Harry的脑子里冒出“这将是我未来居住的家”的这一念头时,他发现自己甚至兴奋地有些颤抖。肯定不是冷的,正值夏天,这个充满红色的房间又是那么温暖。


“嘿,怎么愣在这里?你们住哪个房间?”突然一个清脆的语速略快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小世界,Harry扭头看过去是一个满头深棕色的爆炸卷发的女生。


似乎见Harry和Ron都没反应过来,那女生又飞快地说道,“你们好,我叫Hermione,Hermione Granger。”


Ron也飞快地回答了,“Ron Wesley,”顺便还指了指Harry,替他做了介绍,“他叫Harry,Harry……”


“Harry Potter,”Harry接过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告诉别人自己的姓名,好像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一个独立的人了。


“你也跟我们一个宿舍吗?”Ron目光在Hermione身上游移了一下,语气有点不确定,还藏着一点兴奋,“男女混住?”


“我们又不是哨兵和向导,不需要那么严格的分开,”Hermione哼了一声,小下巴扬了扬,“而且女生们都住三楼,你们上不去的。”


“切,我又没有说想要上去。”Ron红了红脸,梗着脖子嘟囔了一句,还硬要装出不屑的样子。


Harry在一旁看着他们笑,眼睛躲在厚厚的眼镜后眯成月牙。


帮Hermione把行李提上三楼门口,Harry和Ron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是个同样装修成红色调四人间。另外两个室友已经进来了,一个正在摆弄床旁边的桌子,另一个正准备出去窜门,他的行李正一股脑地全倒在了床上。


跟两个室友打了招呼,Harry把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往床边一丢,整个人扑进了床上,身体陷在柔软的床垫里,脑袋朝下把脸埋进枕头里。


他有些高兴,他很高兴。这里跟他过去十一年住的地方都不一样,这里很温暖,床虽然不大但很软,还有一扇大大的窗户,阳光正透进来撒满整个房间,这一瞬间他就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


当然他也不会知道,在未来他也会为了这个家,为了霍格沃茨,浴血奋战。









其实入读霍格沃茨的普通人的日子过的很平凡也无趣,尤其是十一岁作为入学年龄来讲,大多数的普通人十一岁时已经小学毕业了。这个时候再送进霍格沃茨读书的,通常就两种情况,像Malfoy和Ron父母是哨兵或向导的,即使他们还没有觉醒,但仍然相信将来会成为强大的一员的人,另一种就是像Harry和Hermione这样,家里不愿意再找看他,或者长期出差没能力照看,比如Hermione的父母。


但归根结底,他们就是一群还没有觉醒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觉醒的普通人小孩,上学的内容也跟所有其他的初中高中没有区别。


不过这些对于连小学都磕磕绊绊没怎么读的Harry来讲,就是十分新鲜有趣,甚至还充满挑战了。


用Ron的话来讲,从没见过谁会对上学抱有如此大热情的。


Harry的成绩其实一般,英语和数学还好,他挺聪明的,很快就能理解,但遇上历史和地理,就痛苦不已,他实在背不下来这么多跟自己很遥远的各种人名地名时间点。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学不会历史和地理了,因为就在他为上半学期第一次期末考而在图书馆努力复习时,他的头突然想被钝器重击了一下,两边的太阳穴狠狠的刺痛起来,眼前历史课本上的字母像无数个小菜虫扭曲纠缠到一块,但却在他眼睛里像突然多了个放大镜一般无比清晰,甚至都能看见印刷墨水在白纸上晕出来的毛边,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一秒便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宿舍的床上,Ron靠在隔壁的床头玩着手机游戏,玩得十分入迷,根本没分出半点注意在Harry身上。


于是Harry只能咳了咳提醒他,没想到Ron只是快速抬头瞄了他一眼,然后又投回了手机屏幕上,指尖动地飞快,嘴里还念念有词,“等我打完这一局,马上马上,你先躺着。”


Harry又比起了眼睛乖巧地等了起来,其实他没觉得身上哪里不舒服,甚至脑袋也没出现昏迷和剧痛的后遗症,身体都很正常,精神也很清明,视力也是熟悉的近视眼。


所以等Ron终于打完了这一句游戏,跳下床走过来时,他开了口说了第一句话,“历史考试过去了吗?”


Ron愣了愣,好像还有点想笑的样子,抬手做出想打一拳但想了想没有下手,半倒拐去摸了摸自己后脑勺,“想啥呢,你就晕了俩小时。”


“啊?”这一声还颇为遗憾,“那我这是,咋了吗?”


“不知道,但校医查过了,说是没啥毛病,”Ron嘿嘿的笑,“我觉得吧,你就是太过抗拒历史和地理的考试导致的。”


Harry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上帝都在告诉我,我是学不好历史的。”


所以两天后的历史期末考试,Harry理所当然的没有考好。


这一认知也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脑袋里,给了他说有不去努力学习历史和地理,考不好历史和地理的借口,尽管后来的他知道了这头痛的真正缘由。





TBC


评论(4)
热度(43)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