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Drarry】YOUTH 01

*学院AU,哨向设定

*温馨治愈,尽量一周双更

*床上德哈,床下无差,慢热HE




闹铃在床头开始狂轰滥炸,甚至抖动地把床头柜上的木屑震落时,伦敦的清晨才刚刚透出点亮光。Harry皱着眉,挣扎着从薄被下滚了出来,撑起上身伸出手颤巍巍的把闹钟摁掉。


才六点半,比往常早了整整一小时。说实话,Harry很想不管不顾地倒回床上继续再睡个几小时,但也只是心里想想。双手搓了搓脸,还是下了床穿好衣服,在床底下拽出拖鞋穿上这才打开房间的门。


说是房间,其实只是个楼梯下的储物间,狭小且闷暗。但好歹是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空间,不用去面对姨妈一家人。


等Harry把家里的地拖了一遍,做好了早餐,甚至还把刚使用过的厨房擦了一遍后,楼上才传来笨重的下楼梯的声音。


Harry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七点过十五分,也是难为他们起这么早了。


“动作利索点,Harry,”Petunia姨妈走进餐厅,打了个哈欠,“真是,上什么破学校,还得早起。”


Harry没回话,他早就习惯了,小点的时候还会委屈和惧怕,现在无所谓占的倒是更多。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对他来说是个不同的日子,甚至在他的心里又激起了一圈圈的波浪。


从小姨妈一家就对他上学的问题不上心,姨妈和姨夫都是普通人,所以Dudley表哥也一定是个普通人,早在七岁的时候就被送去正常的小学了。但Harry却一直没被送去做觉醒测试,上学也一直拖着。


直到一个多月前他刚过完十一岁生日,姨妈才决定把他送去读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可以说是个做慈善的学校,他们不收学费,完全寄宿,这基本就是姨妈让他读这个学校的主要原因了。再还有,霍格沃茨是英国唯一的混校,有普通人的学院,也有专门给觉醒后成为哨兵或向导的学员,这有省去了做觉醒测试的一小笔钱。


霍格沃茨入学晚,十一岁是一年级的入学年龄,虽然Harry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还曾为自己没有小学五年的经历而难过,但现在终于能去上学了,他还是非常憧憬激动的。


八点半的时候,姨夫带着Harry终于开车从家里出发,姨妈还在客厅里打着哈欠看电视,而Dudley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今天是星期天,Harry盯着车窗外倒退的一栋栋矮房子有些出神,他打赌十点的时候Dudley才会被姨妈从床上揪起来。








等Harry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开学典礼的礼堂里了。说实话,Harry有时都有些想不明白,他的姨夫是怎么胜任自己的工作的,就比如刚才,还没他办好入学手续,就丢下自己走了。不过好在遇到了友好的同学,是个红头发皮肤挺白长着点雀斑的小男生,叫Ron,跟着他的妈妈也刚入学,于是在Ron妈妈的帮助下,Harry也自己办好了入学手续,跟Ron一起被带进了礼堂。


其实霍格沃茨的开学典礼跟普通学校的差不多,校长Dumbledore拖着他苍老的嗓音,把一段有的没的开学致辞说了有半个小时。就在坐在旁边的Ron都要睡得把脑袋靠上Harry肩膀时,终于换了位女老师,是McGonagall教导主任。


“同学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学校主要的学生还是哨兵和向导,你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已经完成了觉醒,一会儿的分院,会把你们分到哨兵和向导的专门学院,还没有觉醒的人将会入读普通人学院。这三个学院是完全分开的,尤其是哨兵和向导,不能随意相互走动。而哨兵和向导们,我们会在教授你们知识的同时,帮助你们学会了解和控制自己的身体,更好的生活在现在的社会中。”


Harry被McGonagall教授的一番话勾起了一点兴趣。他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虽然小时候也有幻想过自己会不会是一个强大的哨兵,后来他看自己长的个头比同龄人都要瘦小一圈,觉得哨兵也不会是他这样的,于是就想自己会不会是个向导,每当有时头疼的时候,都有点隐隐期待是不是要觉醒了,结果后来意识到应该只是衣服不够穿给冷的。Dudley表哥老嘲笑他,就他那小身板,连向导都做不成,Harry忍着没说,Dudley胖成这样也终究成为不了他梦寐以求的哨兵。


上大了不少的Harry也早就放弃了成为一个哨兵或向导的想法,他甚至觉得一直是个普通人也很好,至少省去很多麻烦事,但他对于哨兵和向导的世界还是很好奇的。


他胳膊肘拐了拐旁边刚睡醒的Ron,压低了声音问,“哎,你是不是啊,哨兵向导什么的?”


Ron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我不是啊,如果是的话感官啥的跟我们会完全不一样的,听说很厉害,不过我说不定以后还能觉醒呢,虽然我现在不是,但我妈她……”


Ron刚睡醒的声音一时没控制好大了些,话还没说完,Harry就听见前面座位传来一声毫不掩饰的嗤笑。还没等Harry想好应该做出生气的情绪还是当作没听见,前面又传来个趾高气扬的声音,“你现在不是,你以后也不会是,Mr.Weasley。”


前面的三四个脑袋转了过来,坐在他们中间的是个淡金色头发的小男孩,瘦尖的下巴微微扬起,半边的眉毛还挑了一挑,继续端着他标准的伦敦腔开口,“据我所知,以你爸妈的血统,生了这么多个能有两三个觉醒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再到你,你还是别抱希望了。”


“Malfoy!你,你!”Ron气得大叫一声,引得周围多了几道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


“嘘,小点声,公共场合注意素养。”Malfoy语气中带着点恶意,接着又把目光放在他旁边的Harry身上,带着点嫌弃的意味上下审视了一遍Harry不起眼的穿着,“至于你,我还没见过连这点常识都不懂的人,但我给你次机会,我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哨兵。”


Harry本来不想生事,也不愿意惹麻烦,但当他扭头看见身边气得发抖的新朋友时,下意识地做出了选择。他重新看回眼前的金发男生,墨绿色的眼珠藏在厚镜片后在昏暗的礼堂里看不分明,但Malfoy却莫名感觉到了带着侵略性的注视。


“不用了,我想我分得清好坏,”Harry听见他自己是这么说的,“而且,你不也只是一个没觉醒的someone吗。”


听了这句话,Malfoy像被戳到痛处一样,面部表情都有些扭曲,所谓的风范素质早就如过往云烟被抛在脑后,一拍椅背就要站起来发怒。


“咳咳,再在老师讲话时开小差,就罚你们一会打扫整个礼堂。”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插了进来,接着小孩们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身影像堵墙一样站在他们身侧,昏暗中Harry只能看见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满脸长长的硬胡子,甚至连眼睛嘴巴都找不到在哪。


Malfoy显然有些被吓到了,不着痕迹的缩了缩脖子,转过身做回了座位上,他身边的几个人也白着脸跟着转了回去。


Harry也有些畏惧身边这个高大的人,低着头不敢再瞟,直到他感觉到脑袋顶上被一只干燥温暖的大手轻轻揉了一下。



TBC


评论(4)
热度(71)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