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双关】鹰和狼的反派生涯(一发完)

*双杀手AU,强强

*灵感源于@JUSF周存大大的原创曲《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东偏南四点钟方向。”


“五点钟方向。”


“背后,十点钟方向。”


“好了。”


三声连贯的枪声响过,关宏宇听着耳机内传来的毫无起伏的声音,似乎耳根有些发痒似的,朝着带耳机的那半边耳朵歪了歪脑袋顺着扭了扭脖子。


收起枪管还有余热的手枪放进腰间的枪托里,左手揉了揉握枪的虎口上的老茧,又低头摸了摸黑色皮夹克两边的口袋,透出一副墨镜,再抬头时被遮住的双眼和微微扬起的下巴透着一股倨傲。


把双手揣进兜里,也不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五六个人,头也不回的往码头出口处走。刚拐过一个大型的集装箱,就看见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手里拎着个中提琴包,另一手揣在大衣口袋里,围巾还好好的挂在脖子上,侧着脸看向他,脸上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


“我说哥,每次都是你在指挥,我来出力,凭啥呀。”关宏宇手从兜里拿了出来,还大大咧咧的把胳膊揽上关宏峰的肩膀,一副好哥们的样子往外走。


关宏峰瞥了眼凑过来的关宏宇,没说什么,又拐过两个集装箱,突然扬扬下巴,地上趴着个太阳穴被射穿的彪形男人,冷淡的丢出一句,“凭这个。”说罢,抖了抖肩膀,把关宏宇的胳膊抖了下来。


关宏宇顺着他哥的视线看过去,在回头看了下地形,正是他们的任务目标从他眼皮子底下跑掉的那个方向。关宏宇乖乖收回了手,跟在了后面。




“报告,代号鹰,任务目标已击毙,用时两小时三十分钟。”

“报告,代号狼,任务已完成。”





打了个车回到家中,突然打开的室内光线让长期处于黑暗的两人习惯性的眯了下眼,关宏宇一回到家就脱下黑夹克,外套随便的往椅子上一搭,穿这个黑色背心去房里拿了件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关宏峰好好的挂起围巾和大衣,拎着提琴包放在桌子上,拉开了拉链,取出来的却是已经被熟练的拆开放好的狙击枪。关宏峰拿着个白布按照惯例地仔细擦拭过每个零件。


收好狙击枪后,关宏峰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脑,刚准备处理些文件的时候,电脑一声提示:您收到两封新邮件。


这么快又有新任务了?


关宏峰皱了皱眉,他的邮箱只有工作上的人知道。


虽然内心有些不满,但还是打开了邮箱,两封密名邮件。第一封,是关宏峰熟悉的任务结束后的汇款通知;第二封,也是他熟悉的,新任务通知。


但是邮件拉倒最底端,任务目标后面的三个字却让关宏峰定住了,任务目标:关宏宇。


任务目标关宏宇,背叛组织,出卖底线,限时二十三小时,击毙。


关宏峰放在键盘和鼠标上的双手都僵住了,一瞬间仿佛指尖的血液都冰冷了下来,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好像上一次还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


等他反应过来时,脖子都已经僵硬,所以他缓慢的把头扭向浴室,浴室的水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布满雾气的门被拉开,关宏峰抬起眼,正好对上走出来的人,他手里还拿着部手机。


四目相对。


电光火石间,关宏峰脑子里突然闪过无数碎片般的片段,无数个在他枪口下倒下的身影争先恐后地挤进他的脑海里,有那么一秒他条件反射想掏出藏在桌子下的手枪。


但记忆里冷漠的旁观着无数搭档二死一的影响阻止了他,组织只留一个人。


现在轮到他们了。





“你是叛徒?”

“你信?”





关宏宇的喘息就在耳边,关宏峰放任按在身上的人在自己颈脖上又咬又啃,软塌塌的还有点潮湿的发丝在耳边蹭得有点痒,脑袋刚往一旁躲了躲,埋着的脑袋就抬起头不满的又凑上去咬上下巴再到嘴唇。


“哥……”


关宏宇不住的蹭着啃着,哑着声喊哥,撒着娇,手里不老实的乱伸。


“别,今天不要。”


就在关宏宇打算更进一步时,关宏峰突然掰开人的手,整了整衣服挪了开来。把关宏宇的脑袋按回去,顺手撸了把头发,哄到。


“乖,累了,睡觉。”


关宏宇只好作罢,但也乖乖的躺会去,只留一只手习惯性的搂住关宏峰。


关宏峰和关宏宇的房子其实不大,一房一厅,一厨一卫。平躺在床上的关宏峰闭着眼睛,听着耳边熟悉的呼吸声,脑子里却清明起来。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住着属于一个人的房间,是时候该只保留一个了。


还有十九小时,还有时间。


关宏峰放空自己的脑袋,也沉入睡眠。






关宏宇再醒来时,一摸身边的枕头已经没了温度,连忙爬起来洗漱穿戴好,一个电话给他哥打了过去。


“哥,你去哪了?”


“你留在家里,我去解决。”


“你留着!你快回来,没我你怎么解决?换我去。”


“你想怎么解决?”


“我跟他们自首说我是叛徒,骗进去之后把他们一锅端了。”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你是……”


“我是叛徒的,哥哥。”


关宏宇的电话被挂掉,心里一急,连忙装好两把手枪,冲下楼跨上摩托车,马达发动到最大又飙了出去。







还剩七小时五十二分钟。


关宏宇骑着摩托车,在七拐八拐的小巷里飞速乱蹿,脑门上急出了汗,又被风给刮去。耳麦还在不断的打着关宏峰的电话。


距离总部的旧仓库还有一点点距离,就快到了。无数声忙音后,电话终于又被接起,关宏宇心中一喜,连忙朝耳麦喊。


“哥,你留在原地,我就要到了。”


“你留在原地别动。”


“哥,换我去交涉。”


“你留在原地。”


“哥,让我来背负所有。”


“你留在原地。”


“哥,我会让你重获自由的。”


“……”


突然耳机里的声音断了,没等关宏宇反应过来,迎面而来的一股巨浪将他从飞驰的摩托上直接掀翻下来,另一只耳朵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耳机里的爆炸声重合。火光晃着他的眼睛,生疼。耳机里似乎传来一声破碎在爆炸中的回答,关宏宇抓不住。


耳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关宏宇的脑袋重重砸在水泥地上,额角被热浪掀来的碎片划出血口,耳朵嗡嗡作响,浑身的骨头都被摔得作响。


撑着地摇摇晃晃地站起啦,眼前爆炸后的大仓库在他的视线里上下晃动,鼻子里闻到焦味和火药味。关宏宇听不见自己有没有撕心裂肺地喊他哥的名字,只知道一刻不停的跑进还有小型爆炸的仓库里。


走进爆炸的中心,地上倒着八九具炸的分辨不出来的身体,而另一堆尸体中摇摇晃晃的爬起来一个人,脸上黑的红的糊成一片,脸上却带着胜利般的笑。


手下奋不顾身的人肉盾牌让他在爆炸中捡回了一条命。


关宏宇眼睛都仿佛充了血,冲上去拽住男人的衣领,手枪上了膛抵在对方的眉心。


“我哥呢?!”


关宏宇听见自己这么问,声音抖得不像是他自己的。


男人只是笑,像是没注意到自己身在枪口下。


“不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吗?说,现在是谁去谁留?”


关宏宇眼里充满恨意,咬牙切齿地告诉曾经身为他们老板的人,现在将死之人是他。


男人笑得更开心了,满眼的欣慰,“当然是你了,我的狼,是你活下来了。”


关宏宇愣住了,再环顾四周,地上一片尸体,突然迟钝的意识到了,一股绝望冲到脑顶,嘶哑着嗓子不断的重复“不,不”,手指扣下了板机。


手枪从手中脱落,关宏宇站在满地的尸体中,宛如行尸走肉。


他没听到,那句淹没在爆炸中的告别。


决绝又简短,却藏着汇聚一生力量和情感的两个字。


“绝不。”





END



---------------


很短的一篇,写的也很一般,写的急了,没能把这个梗更好的体现出来,远没有原作的好,希望大家不喷。

评论(4)
热度(45)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