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Parksborn】Interlinked(一发完)

*Blade Runner2049背景 赛博朋克风AU

*此文为虫绿群抽电影写文活动文,更多请看tag#虫绿2018新年活动

*仿生人Peter Parker/仿生人Harry Osborn




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Peter是在下午四点左右醒来的。

如果站在窗前,往下看是刮着风沙拥挤脏乱的街道,沿着霓虹灯和广告牌向上看,无数层黑色的高楼最终没入阴沉的被厚厚的沙尘蒙住的天空。不论是下午四点还是早上八点,都不会看见太阳光,而夜晚只会更加阴冷黑暗。

但Peter还是下了床,赤脚走到窗前,面色平静的看着窗外自打他睁眼以来就持续恶化的景象。

“你醒了,S,Stacy中尉叫您醒来后去总部一趟。”

一个电子的女声从房间侧面的扩音出传来,Peter回过了神,点了点头算是应答,走进浴室,低头看向自己左臂,原本开了一个大口子的伤口,两边的肉已经粘合在一起,只留下一道血痕。很快这条线也会消失在皮肤上,伤口总是愈合得太快,快到仿佛受伤时剧烈的疼痛都是一个幻觉。

Peter其实没有名字,他真实的名字是一串编号,NX-9 628①,代号是探员S。Peter是他给他自己取的名字,可能是从某本书里看到的,也可能是从某份文件中摘出的,至少在独处的时候,他会这么叫自己。

他是仿生人,由人类制造出来的生物。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被称为一种生物,但是他能感受到肉体的疼痛,他也需要进食和排泄,也会在闲暇的时候看看书和电视,只不过仿生人需要代替人类去完成所有危险的、困难的、脏的累的任务。但他不是普通的仿生人,他隶属于LAPD,他只需要去报废掉所有反叛的老旧的无用的仿生人,他生来如此,这便是他生命的全部存在意义。

尽管他宁愿做一个普通的仿生人。

Peter拿起搭在床尾的外套,驾驶着他的飞车开向总部。抵达总部时刚好下午五点,走下飞车时正好往身后一看,那三栋巨大的仿佛连接神与人的高楼同时亮起了顶部的标示牌:Wallace Corp,好像是在俯视人间炼狱中的天使②一般。

“Officer SDM-1.9, let’s begin. Ready?”③

“Yes, sir.”

“Recite your baseline.”

“And blood-black nothingness began to spin. A system of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one stem. And dreadfully distinct against the dark, a tall white fountain played.”

“Cells.”

“Cells.”

“Have you ever been in an institution? Cells.”

“Cells.”

“Do they keep you in a cell? Cells.”

“Cells.”

“When you’re not performing your duties, do they keep you in a little box? Cells.”

“Cells.”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What’s it like to hold the hand of someone you love?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Did they teach you how to feel finger to finger?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Do you long for having your heart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Why don’t you say that three times?”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结束了,探员S,进去吧。”

“Thank you, sir.”

“来得正好,S,这是下一个任务目标,档案你看看。不过这次你有个搭档,我带你去见见他。”

Stacy中尉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女强人,也是Peter的直属上司,但她是为数不多的对身为仿生人的Peter态度友好的人类了。

Peter跟在Stacy身后,走过两个走廊,在一间半敞开门的办公室门口停下。接着他就听到屋里传来相似的说话声。

“探员G,这是你的任务,你还有一个指派的搭档。”

“中尉,你知道我更喜欢一个人行动。”

“这是命令。”

接着又没声了,Peter等在门外,看着Stacy走了进去,他听见他的上司说了一句,“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搭档了,合作愉快。”

然后Peter良好的听力让他听到了一句嘟囔,大概是在抱怨“什么命令不命令的”之类的。办公室的门被打开,Peter就看到了一位比他矮半个头的金色头发的少年。

穿着挺整齐的西装,头发也一丝不苟地梳好,脸上还带着有些玩世不恭的笑容。这人太过生动形象了,好似色彩在他身上都更加鲜明一样。

“探员……S,”少年眯了眯看清Peter胸口别着的名卡,主动打了招呼,“这趟得跟着了,我是探员G。”

“Hi,我是说,合作愉快。”Peter有些局促地卡壳了一下,甚至觉得脸颊有些温热,说出的问题甚至没有经过大脑,“你是人类吗?”

眼前的少年生动的像是个人类。

G笑了笑,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回答道。

“人类是不会去猎杀仿生人的。”





这就是Peter和Harry第一次见面。如此清晰的画面,这还要感谢仿生人出色的记忆力,毕竟机器不会遗忘。

而他现在正坐在他的飞车上,正从城市边缘的一所农场起飞,沙尘暴席卷着石块随心所欲地撞击着飞车的外壳,敲击出Peter所熟悉的声响。

好像这撞击声就能掩盖过他躯壳下异于往常的飞快的心跳声。

第二次见到Harry,是他们成为临时搭档的第二天,正式去执行任务,那时Peter还不知道他叫自己Harry,只是彼此称呼为探员S和探员G。

这是和平时任务没什么特别的一次销毁其他仿生人的任务,只不过任务目标是一小队反叛仿生人,难度超过一人完成能力,才安排了个搭档。

不过被列入猎杀名单里的仿生人不过就是在迎接死亡,尽管会有反抗,但装备和能力上的不对等,被发现就等同于游戏结束,所以不用担心Peter和Harry的安危,除了些肉体上的伤口之外,两人顺利的完成了任务。伤口很深很多也很痛,但是它们很快就会愈合,所以这没什么。

任务那天,Harry没有驾驶他的飞车,所以结束时Peter决定送Harry回家,尽管他多次表示没有这个必要。

在Harry住的那栋黑色大楼前停下,Peter叫住刚准备要下车的Harry,目光透过车窗往高楼的顶端看,“你住哪层,我送你上去。”

Harry收回了脚,“别往上看了,不会高过四十层的④,我住二十八层。”

“那挺好的,比我高四层。”Peter笑了笑,飞车往上升,稳稳地停在了第二十八层入口。

“再见,探员S。”






没有想到,再见真的再见了。总部似乎挺满意两人组合的办事效率,临时搭档变成了固定搭档,探员S和探员G再次碰面执行任务。

这次是报废掉一位已经太过老旧但却一直躲藏着怀疑有反叛嫌疑的仿生人。这个老人死前没有什么反抗,Peter外套上甚至没有溅上鲜血,他有点满意这次轻松的活动,但临走前Harry却被老人卧室的床头柜吸引。

床头柜上放着一本老旧的笔记本,有点袖珍,内页都完全泛黄,书脊已经松松垮垮即将散架。这并不是什么需要上交给总部的重要物件,但Harry还是拿走了。

坐在飞车上,Peter侧着头看Harry饶有兴致的翻动着这本小笔记本,突然在一页当中停了下来,举起泛黄的纸张上画着的一个木马玩具的图画,“看,他一生都在渴望一个真的木马。”

“你要知道,现在找一个真的木头做的木马,就等于找一张米奇曼托的棒球纪念卡片一样。⑤”

Harry点点头,不置可否,又低下头接着往后翻。

Peter在一旁犹豫了好一阵子,才最终下定决心一般开口。

“探员G,你有名字吗?”

“嗯?”Harry有些莫名其妙的抬头,“G,就是我的名字,如果档案上就是Officer GGB-5.4⑥。”

“不,我的意思是,名字,被给予的名字。”

“哦,我的编号?NX-9 647⑦,这我是可没告诉过别人,只不过看在你是我的搭档的份上。”

“不,不是编号……我是说,你没给自己取个名字吗,向人类那样。”

“没有。”Harry愣了一下,立刻迅速否认掉了,低下头不打算再理Peter。

“Come on,我相信你有的,”Peter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相信,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别人说出自己取名字的秘密,“我叫Peter,我是说我编号是NX-9 628, 但是我给自己取名叫Peter。”

Harry半天没有搭理,就在Peter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他才慢吞吞吐出一个单词,“Harry。”

Peter一开始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Harry的名字,脸上露出一个从他被生产出来后有过的最大幅度的笑容。







“Harry。”自从Peter知道Harry的名字之后,就喜欢这么叫他。每次Harry听到Peter这么叫他,总会有些害怕的看看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听到。毕竟人类并不会希望仿生人给自己取名字。

Harry曾多次告诫Peter不要再说他俩的名字了,但Peter不以为意,最终把Harry都带跑偏了,也叫起Peter来。

于是Harry总是会瞪一眼Peter,然后嘟囔“都怪你”,Peter也总是笑笑的应了。

Peter习惯了多一个人坐在他飞车的副驾驶上,两个向来喜欢独立行动的人,也渐渐习惯了搭档行动。

其实现在Peter想起来,很多事情都是有征兆的,比如好几个月过去后,Harry突然问起Peter,“你觉得仿生人会不会有感情?”

“不会,我们不都是程序设定吗?”

“可是仿生人也会有伴侣。”

“那都是程序设定好的,我们的感官和感情都是模仿人类的。”

“感情怎么模仿。”

“感情也是通过生理反应所产生的,所以模仿生物学上那些物质的分泌和变化,就会能产生有感情的错觉了。”

“那岂不是见到什么都能产生感情了?”

“就跟程序的输入条件一样,比如生产时设定为会对红褐长发性格开朗的女性动情,当他遇到符合条件的人时就会触发产生感情的程序。”

“所以我的设定是会对棕发一字眉大眼睛的男性产生感情咯?”

“……”Peter突然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Harry没有给他时间,像是不在意刚才说了什么一样,接着又追问。

“那我们就不会有真正的,像人类一样的感情吗?”

“不会,你看我们每次都能通过PTBT。”

“既然有能通过的,那肯定就有不能通过的,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个测试,那不通过的不就代表有感情了?”

“……”Peter又噎了一下,觉得自己是说不过Harry了,“反正我没见过没通过PTBT的仿生人。”

Harry没再说话,也不想再谈,那次对话也就无疾而终,却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






七月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但地球上却依旧需要穿着外套短靴,常年不见阳光又伴随着沙尘和雨水,阴冷的环境让七月也变成了秋冬。

距离上次的谈话没过去几天就进入了七月,这些天一直没有任务,但Peter却主动找上了Harry,他要给Harry过生日⑧。自从他知道Harry的编号上的生产日期之后,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事实上这是他第一次过生日,他从来没给别人过生日,也从来没给自己过生日,仿生人不是出生的,而是生产的,生日这种东西实在难以理解。

但他也许只是把这个行为当成一个和解的机会,当他手里捧着包装好的生日礼物敲开Harry家门的时候,Harry的眼里确实有实实在在的惊讶和喜悦。

“生日快乐,Harry,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哪一天,但是,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我们没有生日,你疯了吗?这是什么,你给我的,礼物?”

“生产的生日,对,送给你的,打开看看?”

Harry把Peter带进房间里,一室一厅,房间装修和大小跟Peter相差无几,可能所有仿生人都是同样的配置。房间里没有沙发,所以两人在唯一的一块地毯上盘腿坐下,Harry三下两下就把礼物拆开了,是一个会飘雪的玻璃水晶球⑨。

“这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知道,大概是装饰品,我在黑市上买来的,看着好看,想送给你。”

“只是看着好看?我以为你会选择实用的、高科技的东西,那些反而会更加容易和便宜。”

“我不知道,我只是简单的想送你好看的。”

“谢谢,我很喜欢。”

Harry笑了,倾了倾身子,一只手覆盖上了Peter放在地毯上的手背。

Peter整个身子都僵了,有一瞬间仿佛触电一般,半边身子都是麻的。除了出任务与人搏斗时,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另一具肉体。

人类不会触碰仿生人,仿生人也不会主动与另一仿生人肢体接触,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没有作用的。

但是当Peter的肌肤与Harry的肌肤触碰到彼此时,感受到从对方掌心下传来的温暖时,浑身上下的分子都在叫嚣着愉悦和畅快。

“我以前从来没有跟别人接触过。”Peter带着他特有的小颤音,有些惊奇的说道,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金发蓝眼的人。

“我知道,我也是。”Harry也回望着面前比他略高一点的人,望进他深褐色的眼睛里,神情像是被迷惑住了一样,“你知道吗,我觉得,你比人类更像人类⑩。”

“我也觉得你比人类更像人类。”






过了几天,总部又派发了新的任务,任务目标隐居在城郊的一所农场,在末日般的地球上竟然过着农场主的生活,尽管没人知道他的农场究竟在农些什么。

解决完任务目标后,Harry用证物袋装起了几个总部要求带回的物件,跟Peter坐上了飞车。飞车平稳的往总部开,Harry停下整理证物的手,突然又问起Peter好几天前相同的问题。

“你觉得仿生人会不会有感情?”

“Harry?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仿生人,我们,都是程序组成的,只是披上了人类相似的皮表。”

“你要知道,作为人工智能,我们已经有学习和思考的能力了。模糊逻辑这些什么的,我相信你也很清楚,所以我们被生产出来之后,所有的经历都影响着我们的学习能力和思考能力,那么同理情感也是可以逐步产生和演变而来。”

“可是……”

“你听我说,就好比两个一模一样出厂设定的仿生人,如果放到不同的环境当中,最终他们会产生不一样的感情,会爱上不一样的人。就像人类的一对双胞胎一样,有着相同的DNA,但却有独立的思想。”

“放在不同的环境当中,就意味着触发不同的条件,所以……”

“我们是有血有肉的,我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个体。”

Harry说完后就没再吱声,Peter也变得一言不发,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慢慢抓紧,眼皮跳动了一下,好像在预兆着事情的发生,但他没有试图制止。

飞车缓慢停在了总部的入口,Peter和Harry跳下飞车,Harry回望了一眼Wallace Corp的三栋大楼,还没到五点,那巨型LOGO还没有亮起,他把准备走进去的Peter叫住了,“Pete,送我回那个农场。”






“这是我最后一个任务地,是个农场,所以我觉得这里挺棒的。”

Harry在风沙中跳下没有停稳的飞车,眯着眼看着在沙尘里只剩轮廓的农场平房。踩着短靴走进了房屋里,不久前死去的农场主还趴在厨房的地板上,尸体还是他们刚离开时的样子。

“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杀死其他的仿生人,杀死我们的同类,这就是我们被创造的价值。”

Harry转过身,对一言不发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Peter说道,从腰侧掏出手枪,擦试了一下。

“Wallace创造了一个新的种族,就应该让它被接受,就应该让它与别人平等⑪,至少要认可它们所产生的感情。”

Harry抬眼看着Peter笑了一下,眼神没有闪烁或什么强烈的感情,好像是茶余饭后闲聊一样的平静。他举起手,上了膛的手枪抵在太阳穴,在Peter的注视下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过皮肤,击碎仿生人右眼下的主脑,再从另一侧的太阳穴中穿出,人造鲜血一刹间喷涌而出,仍然睁开的双眼也同意瞬间失去了光泽。

Peter仿佛听见了机器关闭时的那一声响,但却心知肚明这台机器再也没有重启的可能了。






Peter现在正坐在他的飞车上,正从城市边缘的一所农场起飞,沙尘暴席卷着石块随心所欲地撞击着飞车的外壳,敲击出他所熟悉的声响。

好像这撞击声就能掩盖过他躯壳下异于往常的飞快的心跳声。

Peter习惯性的看了看副驾驶,没有熟悉的身影,只有几个随意丢在座位上的证物袋。

飞车平稳的在总部的入口落下,Peter下了车,手里拎着从农场带回来的物证袋,走进了LAPD总部大楼。

“Officer SDM-1.9, let’s begin. Ready?”

“Yes, sir.”

“Recite your baseline.”

“And blood-black nothingness began to spin. A system of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one stem. And dreadfully distinct against the dark, a tall white fountain played.”

“Cells.”

“Cells.”

“Have you ever been in an institution? Cells.”

“Cells.”

“Do they keep you in a cell? Cells.”

“Cells.”

“When you’re not performing your duties, do they keep you in a little box? Cells.”

“Cells.”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What’s it like to hold the hand of someone you love? Interlinked.”

“Interlinked.”

警报声突然响起,狭小白色密闭房间里被红色的闪灯笼罩,四面的墙被打开,一群全副武装的持枪特警包围了过来,特警里有人类也有仿生人。

Peter从中央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手里还拎着准备上交的证物袋。

高跟鞋的声音出现,Stacy中尉一脸怒气和难以置信地走了过来,严声问到,“一定是搞错了,Officer SDM-1.9,这是怎么回事?”

Peter看向他的上司,歪了歪头,没有说话。

另一个中尉站到Stacy身边,脸上皱纹挺多,“他没有通过,要上交给总部去调查。”

Stacy中尉没有理会身边的人,只是盯着眼前平静的Peter,声音还是有些不愿相信的颤抖,“告诉我,S,怎么回事?”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⑫”

Stacy沉默了一会,最终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时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和强硬,“Officer SDM-1.9未通过PTBT,确认叛变,当场执行报废处置。”

枪声响起,Peter的身体也随之落下。

五点到了,该亮的霓虹灯照常笼罩着大地。







END




注:

(1):NX-9 628,NX-9为第九代仿生人前缀,628取自蜘蛛侠初次登场日期为1962年8月,既为文中生产批号。

(2):Wallace Corp生产仿生人的公司,也是当下的绝对权力,公司总裁将仿生人称之为“天使”。

(3):创伤后基准线测试Post-trauma Baseline Test,简称PTBT,用来测试仿生人是否有了人类情绪波动。

(4):“The street level was now the basement of the city. People who aren’t doing well only live there. The more fortunate never go below the 40th floor.”出自《银翼杀手2049设定集》

(5):出自《银翼杀手2049》视觉效果总监John Nelson “Finding a wooden horse is like finding a Mickey Mantle baseball card.”

(6):Officer SDM-1.9和Officer GGB-5.4,SDM是Spider-Man的缩写,GGB是Green Goblin的缩写,后面数字无含义。

(7):NX-9 647,NX-9为第九代仿生人前缀,647取自绿魔初次登场日期为1964年7月,既为文中生产批号。

(8):生日在七月,因为是生产日期,所以没取设定中生日,而采用初次登场的月份。

(9):对,就是小时候烂大街的摇一摇飘东西水晶球。

(10):“More human than human.”一开始为《银翼杀手》第一部中制造仿生人的公司的宣传标语,后演化成仿生人反叛组织的口后,通常也是对第一部中Roy Batty的角色评价。

(11):取自《银翼杀手2049》制片人Ridley Scott, “The world of Blade Runner indirectly evolved into a condition of apartheid. You create a new race of people who should be accepted, should be equal.”

(12):出自《银翼杀手》第一部角色Roy Batty







后记:

我应该是第一个交文的吧!后续还有另外九位太太会发文发图,大家可以查看tag。

很感谢虫绿群的新年交换电影活动让我有机会写银翼杀手的AU,但是真的很抱歉没能写出想要的感觉来,既没有写出原作的质感和宏大的背景,也没有写出两人感情的升温和变化,感觉什么都经不起推敲。其实真的不是很满意这次写出来的,也很对不起有些人的期待,也许以后有机会能重写一篇出来。

不过首先呢要很感谢 @德德達嘚荳 太太,这是她提供的电影名,还特别好的借我看了《银翼杀手2049设定集》,给了看完电影之后依旧混乱的我很大的帮助,包括仿生人x仿生人从而对“仿生人的感情是否是真实的”这一点也是她给的灵感。还要感谢 @Clauidaaaaa  在我刚看完电影毫无头绪的时候跟我聊了会儿,让我有了初步的对感情线的想法,还有就是 @Ashtrays 了,虽然没有给我实质性建议,但是感谢你能听我持续好几天爆炸纠结地刷屏。

银翼杀手是部好作品,也是一部非常深刻有内容但也比较难懂的作品。看完电影之后包括真正动笔开始写的时候,我在知乎豆瓣甚至外网上翻了十几篇影评和解析,可以说看得越多,可谈的也就越多,我一度以为自己会爆字数,甚至以为要写出个中篇长篇来,但最后还是没有,五千字就结束了。

因为这个世界观所包含的东西太多,如果以电影中主角的角度来看,接触了反叛组织、人类、仿生人、无实体AI、公司BOSS等等,经历的牵扯的东西太多了,这真得花个长篇来打磨。所以我在这篇文里,没有从一个重要人物入手,而是让Peter和Harry都是在这个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两个小人物,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任何时候都可能正在发生着。他们没有对这世界改变什么,也没有影响到别人什么,但他们的一切却是因为这个世界。

也没有太多剧情,其实是因为脑洞真的一时半会开不出来,所以一笔带过了。一开始我对这篇文有三个想法来着,一是仿生人xBoss,仿生人在领导反叛组织的过程中与Boss接触,竟然产生了感情,但这个感情是不是Boss用来控制仿生人的,甚至是程序设定让他产生感情的;二是仿生人x无实体AI,就跟原著的那条感情线相似,仿生人以为自己真的爱上了AI,也以为体贴生动的AI是真的懂自己爱自己的人,结果发现AI其实不过是一款随便都能买到的工人娱乐的软件;三就是仿生人x仿生人,两个仿生人在生命中遇到彼此,最终产生了感情,那么这就有两个走向,其一可以是他们突破了程序设定,成了真的有血有肉的人类,另外可以是即使他们的感情是程序设定的来的结果,他们依旧很爱对方无法分离,也算另一种HE。

Ash听完说,你咋对BE这么执着呢。我说,我也想让新年贺文HE的,我冥思苦想了很久,但我的手却自己把这个故事写成了BE,可能是因为在这样的末日设定下的感情线,最终都会走向破碎。

这篇文的发展是这样的,两个仿生人因为任务相遇了,在相处的过程当中,对彼此产生了感情,甚至在一点点表现出对人类灵魂的体现和渴望。两人一开始就不是那种没有灵魂的仿生人,他们会私下里给自己取名字,会对他人的思想和世间的万物产生好奇和探索,两个相似的人遇见了,产生了感情,去尝试那些人类才会做的事情,比如过生日、触碰彼此。但是冲突和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人类不允许仿生人产生灵魂和感情,所以当他们要面对PTBT测试的时候,Harry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是他认为自己的感情是真实的,他不愿人类发现后销毁他或者拿他研究和调查,二是因为他他怕他的感情不是真实的,如果他通过了测试,那么就代表他的感情也是程序设定的,这也是对他自我认知的毁灭,还有一点比较隐晦是两人作为仿生人中替人类杀害同类的仿生人,对生命存在的价值也一直是产生巨大的自我怀疑的。

Peter也是仿生人,他对Harry的所作所为是完全能够理解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最后没有去阻止。他选择了回到总部去接受PTBT,其实也是对自己那份感情的一种考验,他也想知道仿生人是否会产生真正的感情。Peter说过“他从来没见过有仿生人没通过测试”,但这次他没有通过了。当测试员问到“你是否有握住你爱的人的手”时,Peter说出来的话被机器检测出了感情。最后Stacy选择当即处死Peter而不是抓起来调查,反而是她作为人类对仿生人的一种善良,她其实也是对Peter好的。最后Peter说的那句“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可以说是电影里的经典台词了,我也是非常私心的怎么都得把这句话塞进来的。那么Peter说的那些他看到的东西,可以是仿生人的感情,可以是Harry在他面前做出的选择,也可以是他与Harry相处中所经历的美好,但也许可以是对未来的憧憬。

最后,在我心目中,两人的感情都是真实的,即使两人都是被生产出来的仿生人,但他们的感情已经是超越了程序的设定,他们是活生生的个体了,这也可以看做是一种HE。毕竟我很喜欢Harry那句,“所以我的设定是会对棕发一字眉大眼睛的男性产生感情咯?”这简单粗暴但对于人工智能来讲,无敌浪漫的告白了。

他们活在一个仿生人没有地位,不受认可,也不被允许拥有感情和灵魂的世界,他们渴望自由和感情,也渴望在社会中寻找一席之地。他们拥有与人类一模一样的外表,同样会流血会笑,但感情却不被接受。但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成功的突破了与生具来的被设定和被控制,仿生人也许真的是一个种族。

当然啦,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有一点点喜欢,有什么建议或者想法都可以评论。也要相信,在这样的世界虫绿两人都能产生真正的感情,那么在别的世界,他们就会更好了。

这次废话有点多,还望大家多多包容。

评论(10)
热度(33)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