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双关】总而言之,我哥有了心上人(一发完)

*灵感源于法剧《Bref》

*第一人称喜剧向,超短快剪风的一个小段子


“今天这个案子,车胎的疑点很大,你再注意一下现场的脚印,到时候去技术科看一下结果……”


总而言之,他,是我哥,他总是在需要我的时候喊我出现。


“喂?”

“灯泡坏了。”

“这就来。”


“喂?”

“天要黑了。”

“这就来。”


“喂?”

“你是不是把刘音睡了?”

“这就来。”


“这就来。”

“这就来。”

“这就来。”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有了心事。

然后他就不好了。

我本来试着安慰他。


“哥,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我还是说了。


“有个人丁丁太短,于是他去学了拉丁舞。”

“……”

“……”


后来我每天观察他,试图找出些蛛丝马迹。

我发现我哥,有了心上人。

可能。

自从他那天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突然问我是不是睡了刘音。

打那之后,我就察觉,他一直对刘音很是上心。


刘音是那种,攻破天际·撩天撩地·撩遍全警队的女人。

她在撩别人的时候,真的是浑身上下都在别人。


“本店的招牌意面。”撑着下巴的脸上写着特意为你做的快尝尝。

“喝一杯不,今晚放松放松?”眨着大眼睛嘟着嘴放下一杯酒。

“看着我的眼睛,别一天到晚皱着眉头啦。”再软软地搭上别人肩膀。


而我总觉得,自从刘音嘟囔着“哪都一样”转身走掉之后,我哥就特别留意她了。

最重要的一点证据就是,我哥他这么严谨的人,竟然在我跟周巡这么紧张的对话中,不分场合的问我是不是睡了刘音。


天地可鉴!

吓得我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急忙回家一通解释,换来我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信我说的话。


你问我到底有没有睡过刘音?

当然没有啊。

我能骗你,我还能骗我哥吗。


自打我发现我哥好像对刘音有那么个意思之后,我怎么看都觉得我哥好像是想着什么人。

说话三句不离刘音的。


准备交接班的时候。

“哥,到点了,上哪换班去?”

“刘音那吧。”


出差查案的时候。

“哥,你这两天过的怎么样?”

“我挺好,刘音这很安全。”


逛街的时候。

“哥,你闻这味怎么样?”

“不错,很合适。”

然后就盯着摆着男士香水和女士香水那柜台若有所思。

都已经开始思考送礼物了吗?


就连吃饭的时候。

“哥,这个菜咸了。”

“你不喜欢吗?”

我看我哥那和善的眼神,哪敢说半点不喜欢。

就是觉得,连口味都得逼着我跟刘音的一样,太没人性了。


我也不知道我这心里咋回事。

就是那种混杂着亲哥突然开窍不知如何是好和家里的白菜被拱了的复杂心理。

表面上是发现了正儿八经的老哥小秘密的那种窃喜。

实际上掩藏着咕噜咕噜冒酸水的心底。


我打算找个机会问一问我哥,而此刻就是很好的情况,我和我哥都坐在仓库里,还不急着交接回警队。

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先打个电话给刘音。

我想,我哥这闷葫芦,就连两人当面说的事,还得我来帮这个忙。

刘音说她在忙,还要过会再来。


我憋不住了,我说。


“哥,你有心上人了吗?”


他说,“没有。”


我说,“你有心上人了吧。”


他说,“是的。”


我说,“是刘音?”


他说,“不是。”


喵的。


我想知道是谁。


“半边卷刘海?”


“不是。”


“长发扎马尾?”


“不是。”


“咋呼小跟班?”


“不是。”


“戴眼镜的?”


“不是。”


“冷艳警花?”


“不是。”


“人奇怪吗?”

“当刑警吗?”

“笑得很讨厌吗?”

“看上去很没脑子的?”

“不是。”

“不是。”

“不是。”

“不是。”


“那就只能是…………”


我看了看掰着记数的手指,又看了看我哥。

我哥也看着我,挑了挑半边眉毛。

我又看了看他。


“嗨,都在呢——”

刘音来了,踩着高跟,新买的衣服露着双肩,挺好看的。

就连笑眯眯的声音,都好像比往常好听一些。


我哥看了我一眼,双手依旧揣在上衣兜里,换了个坐姿,看向了刘音。

我也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


总而言之,

我哥有了心上人。




END




彩蛋:


刘音看着我。

我看着我哥。

我哥看了看我。

刘音看向我哥。

我哥又看向刘音。

我也看向刘音。

刘音又看着我。


我哥明显不愿意搭理任何人。

我露出一个不那么尴尬的笑容,我问刘音,“上次那个意面,你用的什么酱?”

“番茄和奶酪。”

“番茄和奶酪。”

我状似了然地点点头,偷瞄了一眼我哥。

他低着头在玩手机。


评论(17)
热度(155)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