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Parksborn】当你一见钟情了童年玩伴(一发完)

*霍格沃茨AU 格兰芬多Px斯莱特林H 双向暗恋

*当死对头有了疑似恋爱对象 的虫绿视角

*内含德哈内容,罗赫可以拉到最后

*一篇傻白甜OOC







十五岁之前Harry Osborn一直在美国的伊法魔尼读书,尽管他是一个有着英国纯血巫师血统的巫师,但他父亲Norman是个很有远见的商人,于是在Harry十岁的时候,将他带到了美国,于是就这样完美的错开了十一岁入读霍格沃茨的机会。


其实在美国的日子刚开始让Harry觉得十分不适应。尤其是他习惯性端着的英伦腔,被同学们模仿和嘲笑时,他为此打了不下十次架,才树立出长角水蛇学院小王子的地位。


尽管Harry在美国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他还是会常常想起十岁之前,在英国的一些,逐渐模糊的记忆。


他身边似乎有谁的影子,一直会跟着他,陪着他,但他忘记了那人的声音那人的样貌,甚至名字都只能几个大概。


是那种,如果父母提起来,“你小时候花园里常跟那个xxx玩,还记得吗,那个带着黑框眼镜一字眉的小男孩”,说不准能恍然大悟,也说不准就毫无印象了。


但Harry Osborn在伊法魔尼称王称霸的日子突然就结束了,他的父亲病逝,独子Harry被留在英国的Osborn家接回了英国,塞进了霍格沃茨四年级继续他未完成的校园生涯。


说实在的,伊法魔尼长角水蛇学院小王子,在入学的第一天,依旧内心十分忐忑的。再加上父亲的去世,Harry的心情一直低落且不安。


不过好在,办理入学手续和分院时,正好是星期五上课期间,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学生,直接在邓不利多校长的办公室里,完成了分院仪式。


“来自伊法魔尼的长角水蛇学院……聪明但却狡诈……斯莱特林!”


Harry意料之内地挑了挑一边的眉毛,从椅子上站起来,捋了捋服帖的金发,准备跟着斯内普教授一起去领课本。


走出办公室,穿过几转拐来拐去能把人绕晕的走廊,城堡厚重的墙壁和高悬的天花板,光线十分不充足的回廊,压抑得让快步跟在斯内普教授身后的Harry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拐出了门口——因为已经开学两个月了,课本都搬到了离主城堡有些远的储物室里堆着,重新获得阳光和新鲜空气的Harry舒服的眯了眯眼。


“Sorry!”


突然半侧身子被不轻不重撞了一下,一个高个儿手里拎着飞天扫帚从身后飞快挤出去,意识到自己撞了人之后,才连忙转过身来道歉,脸上还带着跟同伴打闹时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眉毛粗粗的,做着有些夸张的表情。


可能是阳光太好,空气太好,笑容太好,运气也太好,Harry想,他好像找到了十岁之前一直陪在身边的那个影子的真人。


没有瘦小、带着黑框眼镜、一字眉,明明有着一双好看的亮亮的大眼睛。







Peter Parker是一个很普通的英国巫师,好吧,可能作为巫师就不普通了,但是他,的确是,在巫师里面,包括在霍格沃茨里面,都是个普普通通的人。


他的爸爸妈妈都是个巫师,但对麻瓜文化十分感兴趣,还都成为了傲罗,但在Peter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在一次任务中双双殉职了,于是Peter从小就住在Ben叔叔家里。


起先失去父母对Peter的打击很大,但好在有Harry的陪伴,Harry是他小时候唯一的玩伴,身材小小的,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Peter很喜欢他,甚至有些依赖他,所以每天都黏在Harry身后。现在想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好在Harry没有嫌弃过他。


可是突然有一天,Harry也离开了他,去到了另一个遥远的国家,听说在海的另一端,年幼的Peter还没法想象出来。但霍格沃茨入学的第一天,没有Harry的陪伴,Peter很是失落。


不过好在Peter本身就是个开朗又善良的人,他很快熟悉了学校生活,也有了一群好朋友,正如格兰芬多的精神一样,他勇敢又爱冒险,耿直又有些冲动。他还热衷于魁地奇,早在二年级的时候就入选了魁地奇的球队,到了四年级,已经是格兰芬多最棒的主攻手了。


但那个星期五下午,是非常不一样,并且值得记住的。


一如往常的,他拎着扫帚和Harry Potter,Ron那一帮人约着抢占魁地奇球场,当他冲出大门,试图奔向草地时,他撞到了一个人,出于礼貌和教养,他连忙回头来道歉。


金发,蓝眼睛,皮肤有些苍白,瘦削,比自己矮半个头,似乎有些熟悉,表情有些阴郁的少年,揉着半边肩膀回看着自己,然后下一秒就跟在斯内普教授身后离开了。


嘿,我觉得我恋爱了,单方面宣布的。Peter Parker心想。


于是那天,格兰芬多最棒的主攻手,心不在焉地被二年级新队员打了个落花流水,遭到Ron无情的嘲笑。晚上洗了个澡躺在四脚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手掌搭在跳动频率过快的心脏上,Peter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他记得,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不管这个陌生的男孩是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他都会找到他。








Harry第一个朋友是Draco Malfoy,也是个有着比自己还要淡颜色的金发的瘦瘦高高的男生,大名鼎鼎的Malfoy家的,性格和名声都傲得很。


“你是转学来的?Osborn?”Harry还记得Draco手臂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自己挑剔的眼神和捏着嗓子的腔调,的确是如传言中一样傲慢无礼。


“我是Malfoy,Draco Malfoy。”他说。


“Harry Osborn,你可以叫我Harry。”Harry预期不冷不淡,但尽量在入学第一天保持一个好脾气,尤其是身处蛇窝,面对一群陌生小蛇时。


“Harry?”Draco怪叫一声,然后似乎十分不适地皱起了脸,“我还是叫你Osborn吧,你知道的,圣人波特也叫Harry,我不想让别人误会什么!”


Harry挑了挑眉,饶有兴致,似乎觉得面前这个Draco并不是完全的傲慢无礼,而是靠着这些掩藏着什么,絮絮叨叨的样子感觉还有点幼稚。


不过Harry还是很快就和Draco成为了好朋友,臭味相投的两个人怎么说都不会错失友谊的。


不过不管两人多么熟悉亲密,一直以来Draco都只会叫他Osborn,他也无所谓,毕竟他觉得Osborn比Harry要好听点,但是直到有一天。


“Harry。”


Harry Osborn看了看眼前的救世主Harry Potter和身边的Draco Malfoy,确认Draco的那声'Harry'是在叫自己,才姗姗走了过去,跟在走廊里偶遇的救世主打招呼。


结果没说两句,Draco就强行挤开两个人,大步的头也不回地走了,Harry只得跟救世主Harry挤眉弄眼一翻,也不知道Potter同学能不能体会到。


跟了上去Draco的脚步,Harry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嘿,Draco,你快跟我说说,你瞒着什么秘密呢?'Harry',我听错了吗,你是在叫我——还是在叫救世主宝宝呀。”


“闭嘴,Osborn。”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Draco Malfoy对Potter同学揣着什么秘密呢———”


“闭嘴闭嘴!你不能说出去,向我保证。”Draco恼羞成怒,脖子根都涨红了。


“没问题,作为交换,你得告诉我Peter Parker下周的课程表。”Harry就等这句话呢,忙不迭送地点头保证。


“谁?”


“Peter Parker,一个……”


“格兰芬多。”Draco翻了个白眼,“你是怎么觉得我会知道一个格兰芬多的课程表?!”


“但是你知道Potter同学的,”Harry嘴快地接道,“好吧好吧,那就是你的事了,要帮我弄到,不然——Draco Malfoy喜……”


“快闭嘴!”







Peter最近被一些事困扰着。


直到他第三次在魔咒课上走神被点名,好脾气的麦格教授都忍无可忍地扣了格兰芬多三十分,好朋友Gwen终于开口提到了Peter的反常。


“Peter,怎么了?这一周以来,你都很不对劲,有什么事跟我说说?”


“Well,其实……没什么,不,我是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情况,我纠结,不我觉得我进入了……”Peter语无伦次语速飞快,摆着脑袋憋红了脸。


“Peter,”Gwen打断了他,她总有和'一紧张一激动就容易用自己的思维和语言绊倒自己'的Peter成功沟通的办法,“告诉我,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噢,你知不知道斯莱特林的那个新生是谁?”Peter飞快地,条件反射地回答。


“你是说Harry Osborn?梅林啊,你纠结了这么久,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就是在想一个新生?而且你居然不知道Harry Osborn!”Gwen有些夸张地笑,拍了拍好友Peter的肩膀,“我还以为你有喜欢的人了呢,瞧把你紧张的。”


不过Peter已经听不进Gwen接下来的话了,随便扯了个借口溜走了。


脑子飞速地运转着,叫嚣着,似乎想要尖叫。


真的是他,Harry Osborn,那个男生是Harry Osborn,也是……他小时候的好朋友,Harry,他回来了。


听说他的父亲病逝了,他应该去安慰下他,去陪在他身边,正如多年前自己父母双亡时,也是Harry陪在身边。


但是Harry却好像不记得自己了,从来没有找过他,也没有认出自己。也许他已经不想在跟自己有联系了?


“Mr. Parker,我没记错吧?”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惊醒Peter,一袭黑袍的斯内普教授从黑暗中走出来,“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在原地已经站了十分钟了,请问是巨怪的脑容量不够突然当机,无法运转了吗?”


“斯内普教授!”Peter咽了咽口水,正如每一个格兰芬多都对斯莱特林院长有着莫名的恐惧感,“我、我这就,就去,呃,回宿舍,对。”


斯内普教授回以一个三秒的注视,然后扯了扯面部肌肉掉起半边嘴角,转身离开了。


Peter纠结体的大脑,不断的自我否决又自我重塑,很快又过了两周。


当他发现,最主要的问题已经不是Harry还记不记得自己时,他猛然间意识到,那个Malfoy似乎和他的Harry关系很好啊。


不要啊!难道我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要失恋了吗!


Peter把自己摔到床上,甚至拒绝了魁地奇训练的邀请。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过得还挺快。


但是却毫无进展。Harry苦恼啊。


这主要应该归咎于Peter。在潘西把Peter Parker的课程表没好气地甩到Harry面前,潘西被Draco拜托——好吧,是被Draco强迫,费劲手段搞到了Peter的课程表,顺便还要被陷入暗恋的朋友闪瞎双眼蹂躏心灵。


Harry喜滋滋地,迫不及待地准备塑造无数个“偶遇”,不仅可以多欣赏几次暗恋对象,还可以刷刷脸熟,说不准还能唤起暗恋对象的童年记忆,最好还能刺激爱情荷尔蒙的产生。


然而,就在Harry实施计划中的第一次偶遇时——午餐时特意从侧门进能进过格兰芬多长桌再到斯莱特林长桌,他严谨地毫无差错地按照设计好的路线走过Peter背后时,他如同计划中的很清晰的近距离观察到了Peter可爱的发顶,他也同时的—计划之外的—非常碰巧的—看到了名为Gwen Stacy的女性巫师十分自然地从Peter盘里插走了一块西兰花。


阿瓦达索命!


不。冷静。斯莱特林生来高贵——优雅、大方、矜持、自控、不能在餐厅这种公共场合捧着脸尖叫。


Harry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地,迈着相同频率和幅度的步子,微微昂着下巴直直走到斯莱特林长桌,一屁股坐在Draco旁边。


只获得了Draco一个侧目,然后继续撑着半边脸似乎心不在焉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但Harry清楚的知道Draco正巧妙地盯着对面的救世主背影看。


对此Harry表示不屑,插起一块炸鱼放进嘴里咀嚼,吃两口抬眼扫一下Peter方向下饭。跟Draco的行为一点也不像呢。


再接下来无数次偶遇,Harry都次次能憋出一肚子气一嘴巴酸来。


不说天天厮混在一起的Ron、Hermione,还有另一个Harry——梅林知道当他听到Peter软软的声音叫Harry而不是他时有多气。


不说走在路上都能一路打招呼的Jerry、Jenny、Jessie、Jacob、John管他是谁。好样的Peter,多年不见,你已经不用黏在我屁股后面,而是有一群好哥们了,说好的被同学排挤的戴眼镜的瘦小可怜虫呢。


也不说作为格兰芬多最佳主攻手的Peter无意间吸引了多少花痴的小粉丝——愚蠢的格兰芬多巨怪迷妹,而这一点迟钝的Peter甚至还毫无察觉,Harry甚至气Peter的这份不自知——梅林在上,要知道Peter从魁地奇球场下来时一身被汗湿透的棉T恤贴在肌肉匀称身型修长的身上时,是多么的god damn hot。


抛开上面都不谈,就单单是Gwen Stacy这位格兰芬多女性巫师——好吧,Harry不得不承认,是一位金发碧眼、身材姣好、聪明勇敢、开朗阳光、换谁都会喜欢上的女性巫师,就足以让他在魔药课上咬着牙在笔记本上胡乱画圈了。


她居然挽着Peter的手臂讲悄悄话地走路,而了不起的Peter还,该死的没有拒绝。








Peter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几个月的,感觉每天都度秒如年,但过去之后再回忆又觉得度日如梭。


可不吗,他是如何在每天怀揣着想多看两眼他的Harry又担心被发现又总是被刺激到的复杂心理,坚持不懈的每天制造机会多看两眼他的Harry并且胆战心惊同时被刺激到,这样度过了好几个月——毫无进展毫无改变的几个月,他简直都要佩服自己。


他甚至已经跟最好的朋友Gwen坦白了他这一见钟情但是持之以恒的暗恋了——尽管大部分是因为Gwen自己发现的。


当他某天中午刚在餐桌旁坐下时,他清晰地用余光瞥到穿着一丝不苟的斯莱特林院服的Harry从旁边走来——梅林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第一时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一眼就能准确地瞥到Harry的。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重要的是,重要的是,Harry越走越近,他的后背都僵硬了,埋着脑袋,甚至握着刀叉的指尖都不敢动弹,但他能感觉到,清晰的、放大千万倍的感觉到,Harry从他身后走过时,衣袍带起的风也轻轻卷了卷他的衣角。


直到Harry都已经走回了斯莱特林长桌坐下,Peter才重新找回身体的控制权,注意到Gwen已经自觉的拿走还没动过的盘子里的西兰花,这很好,他向来不喜欢吃西兰花,而女生总喜欢吃些蔬菜水果什么的。


其实,自从第一眼喜欢上Harry之后,每顿饭他吃的都心不在焉的。毕竟,借着跟同伴聊天扭头的机会飞速找一找Harry,同时还要应付聊天内容还要不被发现偷跑的目光,这是门技术活啊。


Peter觉得他的Harry实在是太好看了,尤其是他上课时坐在窗边,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金色的发丝上,看上去颜色极淡,水蓝色的眼睛低垂着看着课本,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握着羽毛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这画面实在是太美好了。


当然,Peter自觉的把Harry身边坐着的一圈Draco、潘西、扎比尼、等等等等都选择性忽略掉了,加了滤镜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完美。这让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都变得让人期待起来——因为这是唯一一节四年级时格兰芬多能和斯莱特林坐在同一间教室的课。


这说明了他有整整五十五分钟盯着Harry看啊!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当他忍不住想Gwen感叹Harry的美好时,走能获得这位美女一脸酸不拉几地摇头感叹:“太gay了,gay到没眼看。”


身为格兰芬多的Peter自然是秉着传统的学院精神,对斯莱特林不待见的。但身为斯莱特林的Harry他却觉得怎么都好。


有野心,好样的,Harry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精明,太好了,Harry不会被欺负,不会被占便宜。


重视荣誉,真棒,Harry值得所有的荣誉和勋章。


胜利至上,没错,Harry就应该获得胜利,而他愿意为之赴汤蹈火。


嘿,如果任何一个格兰芬多听到Peter Parker毫无原则的心声,一定会翻个大大的白眼。








然而事情转变在一个美好的冬日,这时已经是开学半年的时候了。


Harry Osborn终于决定,要结束这场自己蹂躏自己心灵的暗恋争斗,旷日持久的暗恋可不是Harry的作风,于是他决定选一个很棒的礼物,设计一段很棒的开场白,开一个很棒的告白。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咳,他的意思是,要么高高兴兴的在一起,要么痛痛快快的结束。


但是Harry在第一个步骤时就犯了难,他发现自己真的猜不透一个格兰芬多脑子里喜欢的是什么。


这真的不是在刻意强调他身为一个斯莱特林,天生的对格兰芬多的学院歧视,而是,嘿,我们得原谅第一次给暗恋对象买礼物而不知所措不断自我否决的Harry,尽管他把这份纠结和紧张全归因于学院歧视。


他甚至隐隐痛恨自己缺席了Peter的这好几年,使他们俩从最亲密的朋友,变成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这个时候应该简单说明一下,Harry用替Draco保守秘密并且去打探Harry Potter想法做交换,让Draco Malfoy也保守他喜欢Peter Parker的秘密——不要问为什么交换条件还多了一个'打探救世主的想法',Malfoy终究是Malfoy。


总而言之,Harry Osborn在一天下午拦下了Harry Potter。


态度诚恳,虚心求教,顺带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标志性的笑容,向Potter同学求教格兰芬多喜欢什么。


他看不透救世主同学几秒内变化莫测的表情,但他的答案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


魁地奇,他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恋爱使人智商降低。


他兴冲冲地告辞,走到斯莱特林地窖门口,刚准备念开门的口令时,他这才想起来——忘记替Malfoy同学打探他的Potter宝宝啦!


有些心虚的Harry在地窖门口转了几圈,最终决定,不管Potter同学怎么想的,反正怂恿Draco告白就对了,怎么都比一直像个麻瓜小学生扯心仪女生麻花辫一样只知道放学堵着路口嘴欠两句强。







Peter Parker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是他跟Gwen在霍格莫兹三根扫帚隔壁的一家小餐厅里,一脸决绝地奋战了好几个周末的出来的。


他要向他的Harry表白!


其实这之中最受罪的要数Gwen了,一会要在Peter沉浸在乐观过度的幻想里时泼盆冷水。


比如,有时Peter已经从青涩的告白成功,想象到数年后求婚要买什么样的戒指,甚至有一拍桌子就要去饰品店挑戒指的冲动,这个时候,Gwen就要冷静的告诉他,他叫了大半年的'他的Harry'都是错误的叫法。


一会又要在Peter陷入极度悲观的绝望中努力鼓励他给他自信给他安慰给他想办法。


比如,Peter半睁着水汪汪的小鹿眼无精打采的下巴耷拉在厚厚的课本上,周围笼罩的一团乌云厚重地都能化出实体时,又或者Peter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地带着哭腔地说Harry跟某个女孩或者男孩多说了两句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的时候,Gwen就要冷静的告诉他,你丫赶紧告白去好吗。


Gwen觉得做一个gay身边的女性巫师真难。


好了,回归正题,总之我们的Peter同学,终于决定要去告白了。


下午四点二十三分,Harry最早这个时候会从魔法史教室出来,绕过一个长长的回廊,在前一个拐角跟好友们告别,独自走到这一段人少的侧廊,Peter便早早的等在了这。


四点三十七分,Harry跟Peter预料中一样的出现在了眼前。


Peter走了上去。


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脏飞速地大力地击打着肋骨。


他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然后开口,声音紧张到连自己都陌生。


“嗨,我是Peter,Peter Parker,”


紧张地拽了拽两边的衣袍。


“可能可能你有点印象,我是说,小时候,我跟你一起玩来着,”


好样的Peter,多么愚蠢亲爱的开场白。


“但是我的意思是,我想说,不,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该死的紧张就磕巴的坏习惯。


“我可能,好吧,没有'可能',我对你有不一样的感情,我是说,可能这很突兀,或许让你觉得恶心,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恨透了他自己苍白而又贫瘠的表达能力。


“我真的很想……”


Peter的语气渐渐有些低落,逐渐流失掉的勇气把音量也带走了。


“我希望你能接受我这份感情,如果能有回应……当然我知道这很不可能,我是个男的,我是个格兰芬多什么的,”


梅林啊,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吧,忘掉我刚才说过的话,我就是想说,”


Gwen曾说过,当你磕巴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就干脆闭嘴不要解释,用几个单词代替,于是Peter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


“我喜欢你。”







END


-----------------------














西兰花的剧场:


这已经是Ron告诉Harry那个惊天爆炸大新闻之后的事了。


周五晚餐时间,餐厅里都没有什么人,但为了保险起见——不引起两院冲突,Harry和Peter一起坐到了赫奇帕奇长桌最末端的空座上。


晚餐是炸鱼、薯条、青豆、西兰花。


西兰花。Harry盯着盘里的三块西兰花,问题就出在这绿油油的西兰花上,一定的。


他瞬间就想起了Gwen自然地从Peter盘里插走西兰花的画面。


好样的Peter。


Harry埋着头,手里银制的叉子无意识地将这三块西兰花统统拨到了盘子的边缘,最边边的地方,几乎就要掉到桌面上,可怜的西兰花。


一直悄咪咪关注着Harry的Peter立刻就注意到Harry对西兰花毫不掩饰表露的厌恶。


刷好感的时候就在此刻!


“Harry,你不喜欢吃西兰花吗?给我吧,我帮你吃。”


Peter一边观察Harry的反应,见他没有反对,于是立刻把盘子挪近,叉子两下把三块西兰花统统划到盘里。


美滋滋地插起一块西兰花往嘴里送。Peter一直以来不喜欢吃西兰花,但此刻他觉得从Harry盘里顺过来的西兰花,味道还不错,这可是Harry的叉子碰过的。


Harry抬眼看着Peter这么喜欢吃西兰花的样子,手里握叉子的力道更大了,嘴里用力地嚼着薯条。


好样的Peter,这么喜欢吃西兰花还让给Gwen,而从我盘里拿走。


于是今天依旧能看到吃过晚饭的Harry快步走在前面,而Peter则笑得一脸傻样的跟在后面话痨着唧唧呱呱呢。







罗赫的剧场:


三年级的时候,Ron就意识到自己对Hermione的感情。


好吧,其实并不能准确的说是他意识到的,毕竟他这么感情迟钝的人,把对Hermione的在意都换成了伤人的话语,还牵起了另一个女孩的手。


但四年级的时候,好兄弟Peter Parker和斯莱特林的Harry Osborn的惊天爆炸大新闻,着实让Ron下巴掉了一番。


他对于好兄弟被斯莱特林拐跑的这一事实,表示十分痛心。


然而到了六年级,Ron冲动之下跟Hermione告白了。


而这个冲动的罪魁祸首是当之无愧的Ron最好的朋友Harry Potter——和臭Malfoy。


是的,你没看错,六年过去了,Malfoy终于不再玩麻瓜小学生欺负喜欢的人的小游戏了——也许这可以归功于Osborn同学坚持不懈的怂恿,也许?


总之,Ron跟Hermion咆哮着袒露自己埋藏多年的爱情。


“格兰芬多都跟斯莱特林在一起了,我们不在一起大家会失去对格兰芬多内销的信心的!跟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


于是感情迟钝的直男Ron左脸收获了一个巴掌,接着收获了一个亲吻。


一个踮起脚尖捧着双脸的亲吻。







一点花絮:


我:你觉得让Peter告白还是Harry告白


友:Peter


我:why


友:在你另一篇文里Harry已经求过婚了





这次真的END了。


------------------------


这篇文分了几次写完的,所以前后画风不太一样。


本来是想正儿八经写个短篇,结果写了没多少就失去耐心,放飞自我,成了一个没有逻辑没有遣词的傻白甜,大家就当一个甜饼乐一乐吧。


其实写到四千字的时候就写不下去了,结果现在扯到九千多字。


自暴自弃自我放飞的结果。


上一篇当死对头有了疑似恋爱对象很多人想看后续嘛,想看拽哥告白,所以这个也可以说是个后续?哈哈,毕竟你们知道了拽哥什么时候告白的。


其实主要突出了两人别扭的暗恋心态,比较夸张,比较少女心,所以OOC,但就当敬美好高中生活中的暗恋这件小事。


总之就是这样了,希望能喜欢,希望能收获评论。


最后我必须要声明,我对西兰花真的没有恶意,我觉得西兰花蛮好吃的,但是当时我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了西兰花,所以……导致了我现在输入法都记住了西兰花。


评论(6)
热度(251)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