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TL】迟到(一发完)



*七夕短小纯糖







Thranduil从来没有迟到过,他是个尤为准时守信的人。

不论是身披拖地的红袍准时出现在王座上,还是银甲加身手握战弓跨坐在大角鹿上。

不论是带着些许慵懒目光严肃地在宫殿里处理政务盘寻来访者,还是睥睨群雄傲视天下地在肃杀的战场上英勇抗敌。

Thranduil永远会准时的出现在该有他在的地方。

因此,密林精灵王Thranduil的秘密,可能没有人知道的,是最讨厌不守时,尤其是对方的迟到。






Legolas是一个有些叛逆的人,但这不能怪他。他生长在有些过于沉闷严肃的密林精灵的王宫里,有一个有些自大又威严的父亲。

这样的环境,总会让人产生忤逆感,想要逃离和摆脱这些,看不见摸不着但又时常扼住脖子的周遭气息。

于是Legolas开始尝试不同的方法逃避Thranduil的约束。

起先他决定爱上Tauriel这个身手不凡的护卫队长女精灵。他不顾Thranduil的反对和召回,与Tauriel私自奔往外面的世界。

但Thranduil除了一开始的不满意,并没有再给出更多的注意力。于是Legolas很快就发现自己并不真爱Tauriel了,因为当他看见Tauriel流着泪亲吻着一个长得不赖的矮人时,他心里只有友人般的祝福并没有爱人该有的嫉妒。

接着他又尝试其他的方法离开Thranduil,他觉得自己长大了,外面的世界可比幽暗森林更需要自己。于是五军之战后,那场异常惨烈的战争之后,Legolas忽视掉Thranduil在耳边有些因为抒情的话而生涩的念叨,坚定的走出了山洞,逆着光,让Thranduil看不清身影。

但是Thranduil好像仍然没有分出很多的注意力,甚至好像置若罔闻一般。

反倒是主动离家的Legolas,在外风餐露宿时,枕在行囊上仰面朝天看着满天繁星,辗转反侧地思念密林的一草一木、一起巡逻的护卫队员、还有他的父亲。

像个初次离家的孩子,却又不肯主动示弱,表达一下想念。

所以直到Legolas遇到了Aragorn,并和他们踏上了征途后的好几天,Legolas才终于把早就写好的信托他人送回密林。

信里,用端正的精灵语,以'尊敬的国王'开头,规规矩矩的问候了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密林事物,直到最后一两句,才别别扭扭地问候了一下自己的父亲,以忘记改过来的'Ada'结尾。

又过了十来天,精灵王的回信才慢悠悠的送到精灵王子手里。

但自那以后,就连粗心如Gimli都注意到,Legolas时常会在休息时躲在一旁反复看一张薄薄的纸,问他任何也不说,只是表情时常开心时常气恼地变换莫测,但那张已经皱巴巴的纸却一直好好保存在衣服里侧,不管是勇闯密室还是激流勇进,都没能让这张纸损伤分毫。

可是再惊险刺激的旅途都有终点的时候,与他人告别过后,Legolas怀着隐秘的归家心切感回到了密林。

Thranduil见到了出门历练了一圈回来的Legolas,神色依旧平静地点了点头,赞扬了一句儿子能力不错,便没有了下文。Legolas等了半晌,却连熟悉的拥抱都没有,因为面对面站着的两人,都同时微微抬起一点手又不着痕迹地放下。

好巧不巧的,Legolas回来后,密林的政务突然忙碌起来。这也要很大一部分归功于Legolas,他与Aragorn一行的征途事迹传遍了中土大陆,于是愿意跟密林精灵做交易的矮人和人类也就多了起来。Thranduil每天为了不同的条约忙得焦头烂额,分到Legolas身上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

于是Legolas又跑掉了。他有些气恼好不容易归家的自己,竟然这么不被Ada注意。还有一个原因,他刻意不去深思,他离家的动机,不知不觉中从逃离和叛逆,变成了单纯想吸引Thranduil的注意力,不是Ada,是Thranduil,以一个同样成年男性的身份,这样的转变让Legolas感到恐慌。

于是他又逃了。他跑到已经当上人皇的Aragorn家,厚脸皮的打扰人皇和皇后的二人世界,硬是把人类宫殿住成了密林王子的房间。

可是Thranduil却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偶尔的,可能有些重大节日或者庆典时,才会来封不温不火的信。

Legolas也犟,再加上中土好山好水、地大物博,时不时游历几年再定居几年,时间对于长寿的精灵来讲,几十年也不过眨眼之间。








但空闲的时间还是很多的,于是Legolas就开始琢磨Thranduil。数千年的岁月,将精灵王打磨的没有什么不可逾越。

他变得十分固执,在某些方面上,比如密林精灵的安慰和权益,但又变得没有什么不可变通,似乎什么都不甚重要。

Legolas琢磨,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地思考,他发现Thranduil竟然在他有记忆以来,从来没有迟到过,不论是参战还是议政。也十分不喜欢他人迟到,在Legolas的印象里,只要有人稍稍迟到,Thranduil轻则冷脸,重则处罚。

Thranduil最讨厌别人迟到。于是这个精灵王的秘密,就被无聊至极的Legolas发现了,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发现了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

直到满面皱纹饱经风霜的人皇Aragorn,经历着衰老和病痛躺在床上,嘱咐过了已经成年的子女们,转过已经浑浊了的目光看向面容依旧年轻毫无变化的老友。

“Legolas,我的朋友,你在这也呆了四五十年了,”他说,“该回去过你的精灵生活了,像一个精灵的样。”

留下眼泪的Legolas,同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五十年没有回家了。

而彼时,密林传来了西渡的消息。在Thranduil的坚持下,加上中土精灵的不断减少,西尔凡精灵终于得以西渡前往维林诺。

过了半个多月,Aragorn撒手人寰,将皇位传给了大儿子。Legolas如同五十多年前那样,参加了Aragorn儿子的加冕典礼。

于是Legolas决定听从老友的话,做回精灵该有的生命。

西渡的日子和时间已经定了下来,但Legolas却偏偏打了坏主意。他要迟到,尽管这冒着再也无法西渡的危险,他不在乎能否西渡,所以他迟到了。

Legolas整整迟到了半天。









中午的时候,Thranduil便带着所有密林精灵来到了岸边,无数船只停泊在沿岸,排成长长的一串。

阳光着得睡眠反射着粼粼的波光,精灵们有序地登上小船,没有任何风浪也没有划桨,船自己慢悠悠地晃动前行,破开原本平静的水面,打碎一块块阳光。

直到最后一艘小船悠悠地驶向地平线,在离开前Tauriel不断劝说Thranduil也登船离开,但最终还是由Thranduil站在岸边,目送着无数支无风自动的船只消失在天际。

Thranduil站在原地,大角鹿也陪着沓着脑袋站在原地,时不时低头吃口青草。他身上披着简单的袍子,头上的头饰也换成了简单的银环,森林里的露水和落叶沾湿了他的衣袍,太阳从正午慢慢落到西边,夕阳漫不经心地照着大地,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在Thranduil的身上,他仍站在原地。

“Ada?”

不远处来路的树枝被拨开,穿着一身旅装背着弓箭的Legolas走进Thranduil的视线,神情带有清晰可见的揣揣不安。

“I'm late,sorry.”Legolas小心翼翼道,还不忘观察Thranduil的神情。他心里还是不安的,他没有如约而至还让父亲等待自己如此久,但不可否认心里的一丝欣喜,因为Thranduil没有抛下自己,将他一个人留在中土。

他已经做好被严厉地训斥的准备了。

但Thranduil久久没有说话,好像在用目光描摹Legolas的面容,多年未见了。

然后他朝Legolas走去,几步走到面前,Legolas不由得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而一旁的大角鹿依旧低头吃着草,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分过来一个,好像没有被这边紧绷的气氛所影响。也许跟本就不会是一个紧绷的气氛。

我不介意你离开,我不介意你不归,我不介意你迟到,我不介意你不来,因为我会永远忠心不变的爱着你。

“没有关系,我不介意你迟到。”

他伸手将Legolas拥进怀里。




END

------------------------
很努力但还是没有赶上七夕末班车就很气了。
第一次写瑟莱,不知道怎么样。
最后西渡部分跟原著改了,以及中间一些小细节,因为看的时间久远写的时候没有温书,现写现发了,可能会有些与原著不够准确,希望谅解。

评论(5)
热度(72)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