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九

笔给你,你来写。

虫绿26个字母活动!!!

终于等齐人了

瑶苓:

我又来搞活动啦!


这次的活动规则是,大家从A~Z中自由选择字母,选好的字母组成英文单词或者中文名词作为文章或者画作的题目。


自由产粮,cp虫绿(包括但不限于超凡,老版,新动画,终极动画),字数体裁不限,可以画画也可以写文!


总活动截止时间暂定为八月末。


即刻开始,只要你写好或者画好就可以发表,只要注明是参加该活动,带上tag——虫绿26个字母活动——就可以啦!


欢迎大家加群玩耍——虫绿甜饼生产大队,群聊号码:423017322!


以下是参与活动的人员名单:
A    @Everlover...

我真的
狙啥不好狙一卷
…我努力研究研究
有啥想看的cp评论一下吧
我尽量不写成入dang申请书

盲狙个全国1卷,cp待定。
高考加油。

【雷安】给你的诗 01

星际AU

非不当皇子跑去撩小帅哥的星际海盗老大雷X非要撩小姑娘反被小帅哥撩的联邦上将安


这片星域中,爆炸和炮火不断响起,飞行器和机甲的残骸悬浮在宇宙中随处可见,看上去无比惨烈。而实际上这场区域性的小规模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在对上联邦军队时,那些试图反抗的罪犯杂兵也只是跳梁小丑般,而现在更是强弩之末做着无谓的挣扎罢了。


不过最后孤注一掷的挣扎还是不容小觑的,敌方再也不考虑什么战略性撤退或者留得青山在,一窝蜂全不顾腹背受敌认准了战场中心的机甲扑去。


那机甲是冰冷的银色金属铸成的,有着流畅线条和坚硬无比的外壳,机甲后背刻着一把双剑——是联邦第五军团的团徽,而机甲的右手中...

【Drarry】YOUTH 04

哨向设定,校园AU


时间一晃就到了第二年的三月份,伦敦的冬天总是漫长且沉闷的,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可能是天冷也能把脾气冷静下来的缘故,Harry和Malfoy的冲突是肉眼可见的减少了不少。


是的,Harry本以为他跟Malfoy将会仅是开学典礼上的一面之缘,可没想到,在过去的半年里,除了好友Ron和Hermione之外,最为“熟悉”的就是Malfoy了。


尽管这是敌对的熟悉。


也不能说是敌对吧,就是那头发稀疏的小屁孩实在是太烦人了。仿佛把针对Harry这件事当作了自己在霍格沃茨读书时的唯一且最大乐趣,而Harry更气的是——他没跟任何人讲过,那个讨厌鬼Malfoy...

【Drarry】YOUTH 03

*哨向AU,学院风

*温馨治愈,HE


Rubeus Hagrid,那天在礼堂里揉了揉Harry头发的高大男人的名字,这是后来上了两星期学,Harry才知道的。


对于哨兵和向导的世界,Harry一直是充满好奇的,而Hagrid是他唯一能跟那个世界有点接触的。


Hagrid是个丧失超强五感和特殊能力的一个哨兵。这个是霍格沃茨力众所周知的秘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可以整天在普通人的学院里晃悠。


普通人学院,哨兵学院,和向导学员是三个完全隔开的区域,尤其是普通人隔得更远,与另外两个学院被一条蜿蜒的河分割开来,河的这一岸有个小木屋,Hagrid就住在那里。


Harry...

【Drarry】YOUTH 02

*学院AU,哨向设定

*温馨治愈,尽量一周双更


后续的开学典礼上又讲了什么,Harry已经记不清了,等他再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跟着大流走出了礼堂,McGonagall教授带走了已经觉醒成哨兵和向导的新生,并把剩下的普通人分成了几个小组。


Harry跟在队伍中间,领头的是一个四年级的学长,也是个普通人,正带着他们走去宿舍楼。其实Harry此刻内心是带着隐约的雀跃的,像是没人发现下沾了点小便宜:他跟新朋友Ron分到了一个宿舍组,并且跟那个讨厌鬼Malfoy的宿舍隔得十万八千里。


“讨厌鬼Malfoy”是刚刚一路上Ron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补充说明并夹杂着对Harry“你刚...

【Drarry】YOUTH 01

*学院AU,哨向设定

*温馨治愈,尽量一周双更

*床上德哈,床下无差,慢热HE


闹铃在床头开始狂轰滥炸,甚至抖动地把床头柜上的木屑震落时,伦敦的清晨才刚刚透出点亮光。Harry皱着眉,挣扎着从薄被下滚了出来,撑起上身伸出手颤巍巍的把闹钟摁掉。


才六点半,比往常早了整整一小时。说实话,Harry很想不管不顾地倒回床上继续再睡个几小时,但也只是心里想想。双手搓了搓脸,还是下了床穿好衣服,在床底下拽出拖鞋穿上这才打开房间的门。


说是房间,其实只是个楼梯下的储物间,狭小且闷暗。但好歹是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空间,不用去面对姨妈一家人。


等Harry把家里的地拖了一遍,做好...

【双关】鹰和狼的反派生涯(一发完)

*双杀手AU,强强

*灵感源于@JUSF周存大大的原创曲《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东偏南四点钟方向。”


“五点钟方向。”


“背后,十点钟方向。”


“好了。”


三声连贯的枪声响过,关宏宇听着耳机内传来的毫无起伏的声音,似乎耳根有些发痒似的,朝着带耳机的那半边耳朵歪了歪脑袋顺着扭了扭脖子。


收起枪管还有余热的手枪放进腰间的枪托里,左手揉了揉握枪的虎口上的老茧,又低头摸了摸黑色皮夹克两边的口袋,透出一副墨镜,再抬头时被遮住的双眼和微微扬起的下巴透着一股倨傲。


把双手揣进兜里,也不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五六个人,头也不回的往码头出口处走。刚拐过一...

不自由,毋宁死

看哭了看哭了我的兔。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这么认真这么用心的长评,长评对于一个写手来讲是最最最好的礼物了!
我我我真的要语无伦次了。
那就祝自己生日快乐吧!这个生日真的很开心了!
我亲友很少很少,你是为数不多的那一个,我真的很珍惜你。
但是我必须要说,解兔不拆不逆好吗。
❤️

兔子:


重新发现了我的主博的价值。



给亲爱的解 @解九 的长评和生贺!!!



    I ha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 解九 | Powered by LOFTER